龙虎大战

第202章 辨丹

  此时,在陈大师看来,虽然他还不太清楚,叶晨会不会炼丹,但这弱冠之龄的少年,绝对是有真材实料的。

  ‘这少年,说不定,来自什么隐世的丹药家族!!!!’

  陈大师内心,震撼无匹!越看叶晨,越感觉到惊心动魄!

  要知道,丹药一途,绝不是看几本书就能登堂入室。必须得从小耳读目染,接受丹药文化的熏陶与培养。

  叶晨刚才那指点江山的气度,已经把陈大师给折服了!

  至少来说,他无法像叶晨那般,嗅一嗅衣服上沾染的药味,便准确无误的把各种药材说出来。

  ‘在古代,丹药家族,地位堪比高门大阀,特别是对于古武家族来讲,更是珍贵无匹,相得益彰!现代社会,哪怕只是一个普通的家族,倘若,能够得到一个丹药家族,抑或者一名真正的炼丹师,倾力辅佐,那么,数年之后,绝对可以一跃成为,全国顶级豪门!’

  在陈大师脑子里,转过许许多多的念头。

  他的心,也是火热了起来。

  “雷老板,你先回去。我会再炼一炉没有问题的‘小培元丹’,补偿你这次的损失。明日,我亲自去医院,看望你父亲。”陈大师将那买到废丹的雷老板打发走。

  “少年…请,请跟我来!”接下来,陈大师连忙恭请叶晨。“咱们去书房一叙,老朽有些丹药方面的问题,欲要请教!还望,少年你不吝赐教啊!”

  叶晨本就要采购不少的药材,而且,看起来,这玉叶堂,应该也有炼丹炉,所以,便不推辞,跟着陈大师去了。

  叶晨给柳如心递了个眼色。柳如心便跟了上来。

  陈大师带着叶晨和柳如心,在这四合院中,穿廊过户。

  叶晨目光四顾,只见,这四合院,简直就是个超级大宅院,面积足足有数千平米,栽种了许多名贵的药材,在院坝里,还有工人在晾晒着药材。

龙虎大战  什么花胶,燕窝,人参,铁皮石斛,冬虫夏草,麝香,鹿鞭,犀角,虎骨,天然牛黄……简直就是随处可见。

  叶晨随意估测了一下,也就是他眼睛所看到的药材,总价值,绝对已经超过数十亿了!

  更遑论,这玉叶堂,还有不少的仓库。

  ‘厉害,真是厉害…这玉叶堂,家大业大啊。不愧为数百年的老字号,值得信赖。’叶晨暗暗咂舌。

  穿过几进院落,陈大师将叶晨和柳如心,带到了一间十分雅致,古色古香的书房。

  这书房到处都是雕花的实木家具,悬挂着各种名画,字帖,还摆了青花瓷啥的。

  古代文化气息,太浓郁了。

  一进书房,叶晨和柳如心,便都嗅到了一股清凉香甜的气息。

  “好香啊…”柳如心忍不住赞道。

  “哦,是奇楠香,沉香中最上品之香。”陈大师摇头晃脑的解释了起来。“此香受到炭火加热后,比一般沉香有更多的变化,初香凉意重,尾香有浓重的乳香味,且香气在空气中的持续力特强。”

  “陈大师可真是雅人,讲究人。”叶晨笑了笑。

  “少年,你可别称老朽为大师…当不起啊!”陈大师一本正经的道。“倘若,小兄弟你不嫌弃,便称老朽一声‘老哥’吧。”

  陈大师显然是刻意与叶晨套近乎,拉关系,开始称叶晨为‘小兄弟’。

  “那行,老哥稳。”叶晨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三人分宾主坐下。

  立刻便有身穿青花瓷旗袍的女孩,奉上香茗糕点。

  “小兄弟,不知道你来玉叶堂,所为何事?”陈大师笑问道。

龙虎大战  “哦,我呢,就是想采购一些药材。”叶晨道明来意。

  “那行。”陈大师点了点头。“小兄弟,需要什么药材,尽管开口,老哥我给你最大的折扣!小兄弟,要买药材,你是找对地方了。玉叶堂,三百多年的历史,也是囤积了不少的珍稀老药。另外,你老哥我,在全世界范围内,可都有进药的渠道啊。”

  叶晨满意的笑了笑,然后,又问道。“老哥,你这有上好的丹炉吗?如果有,可以卖一个给我。”

龙虎大战  “小兄弟,你要丹炉?你…你…你会炼丹?”陈大师颤声问道。

  “这个嘛…”叶晨笑着喝了口茶,也没答话。

  陈大师人老成精,见叶晨有意回避,便也不纠缠,笑道。“有。丹炉,咱们玉叶堂是有的。哈哈哈…小兄弟,对于咱们炼丹师来讲,丹炉,就好像是农民的土地!农民有了土地,才能种植粮食,才能吃上饱饭。咱们炼丹师,有了丹炉,天下之大,哪里不能去?哈哈哈哈…”

  “哦?炼丹师?”叶晨故意问道。“老哥,‘炼丹师’这词汇,咱们这个社会,可是很少能听到啊。老哥你是炼丹师?”

  ‘呵呵呵…小兄弟,你是在我这儿揣着明白装糊涂啊!’陈大师乜斜看了叶晨一眼,‘就你那份辨丹的手段,对于各种药材的理解,你会不知道炼丹师?啧啧…现在的年轻人,一天不装逼,就浑身不舒坦?’

  既然叶晨藏着掖着,那陈大师也就不戳破,顺着叶晨的话便道。“小兄弟,这个世界呢,并不是普通人肉眼所见那么简单的。在这个世界华丽的外衣之下,隐藏着太多太多神秘与奥妙了!”

  顿了一下,陈大师压低嗓音,用一种极为神秘的语气,对叶晨道。“小兄弟,我举个例子…比如说,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鬼的?”

  “噗——!”叶晨正在喝茶,听陈大师这么煞有介事的一说,他差点没笑岔气,直接一口茶喷了出去。“信,相信,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柳如心的表情,也变得有点古怪——叶先生怎么可能怀疑鬼神之说呢?他自己,就是个抓鬼小能手啊!

  “咳咳…话题扯远了。”陈大师干咳了几声。“小兄弟,不瞒你说,就你老哥我这几下子,放在当今社会,肯定算是炼丹师了。什么中医大师,药师啥的,与你老哥我相比,那就是弱渣!但是呢!把你老哥我,放在数千年前,那个丹药文化最为鼎盛的时期,那只能是个打杂的小厮,连学徒都算不上!小兄弟,你明白了吧?”

  “哦,我知道了。”叶晨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也就是说,炼丹文明,发展到现在,几乎已经是趋于式微了。传承几乎都断绝了。所以,老哥你现在等于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的意思,对吧?”

  叶晨心念一动——那我呢?我特么是初级炼丹师啊!

  “小兄弟,你这比喻,也不能说不对。”陈大师郑重其事的道。“还真别说,挺贴切的!”

  柳如心在一旁,都被这一老一少的对话给逗乐了。

  “小兄弟,刚才,老哥说,要向你请教丹药方面的问题,这可不是说着玩的。”陈大师的表情,陡然变得无比凝重,严肃,眼睛里,一片火热!

  “嗯?”叶晨微微一愣。

  “小兄弟,倘若,你能替老哥我解决这个问题,那么,老哥我便赠送你一个上好的丹炉,如何?”陈大师沉声道。

  “什么问题?”叶晨问道。

  “小兄弟,是这样的,你老哥我祖上,有一枚古丹,传承了下来。”陈大师郑重道。“这枚古丹,绝非凡物!可是,你老哥我才疏学浅,翻遍了古籍,也闹不清楚,这古丹的药效,成分。甚至连这古丹的名字都不知晓。”

  “纵然清楚,这古丹,珍贵无匹,甚至有可能是灵丹妙药,但也不敢随意服用。因为,越是高级的丹药,便越有讲究。倘若,服用不得当,身体会受到损害。还有殒命的可能!”

龙虎大战  “古丹?”叶晨蹙眉。

  “对,小兄弟,根据陈家先贤的手札记载,这枚古丹,至少也有千年以上的历史了。应该是出自于,那个丹药文化,最为鼎盛的时期。现代社会,恐怕早已没人能够熬炼出这种丹药了。”陈大师眼中,放出光芒。“古丹一定一定有神效!比世间任何古董都更加珍贵百倍千倍!乃是无价之宝!”

  “明白了。老哥是想让我辨丹。”叶晨一笑。

  无价之宝?倘若是千年前的古丹,的确可以说是无价之宝。但是,你辨不出此丹,也没有卵用!

  吃又不敢吃,卖又舍不得卖,完全就是鸡肋嘛。只能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当成华而不实的传家宝罢了。

  “哈哈哈哈…陈松,你又在胡言乱语了!”门外,传来一把豪迈的男子嗓音。

龙虎大战  “嗯?”陈大师神色遽变,眼中掠过一抹厉色。

  转眼间,又是一名唐装老者,施施然走了进来。

  这唐装老者,无论是年龄还是气质,都与陈大师,极为相仿。

  在他身上,也隐隐约约有药气溢出。

  他说的是普通话,听口音,应该不是糖市的人,甚至不是川省的人。

  叶晨不动声色的打开阴阳眼观察了一下,和陈大师一样,这一位唐装老者的体内,也有阳刚暴烈的能量气流,在不停的运转。

  只不过,这一位唐装老者,体内的能量气流,要比陈大师,浑厚了几分。

  “贺一明,你来了!”陈大师眼神阴鸠,似乎,眼前这个唐装老者,是他的仇人一般。

  “五年之期已到,难道,我贺一明不该来?”这唐装老者‘贺一明’,大摇大摆的坐了下来,然后,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叶晨。“少年,刚才陈松所说的话,极为无耻,你可不要听信他的一面之词。”

  “呃?”叶晨满头雾水。

  “他想请你辨丹…哈哈哈…”贺一明大笑道。“对,陈家的确有一枚古丹,传承至今。不过呢,那枚古丹,是陈家和我贺家,共同所有!”

龙虎大战  “想当年,我贺家与陈家,都是丹药家族。两家的交情,也还算不错。偶然间呢,我们两家,同时发现了一枚古丹。为了不破坏两家的关系。两家的先贤老祖,便商议决定,这枚古丹,交由两家的后人,轮流保管!”

  “先由一家,保管5年,倘若,在5年之内,仍无法参透辨明古丹,便交给另一家。另一家,也是五年之期,参悟不透,古丹再度易手。如此循环,代代相传。”

  闻言,叶晨点头。

  原来如此!

  “哎,几百年过去了,古丹在贺家与陈家之间,不停的辗转易主,始终无人能参透此丹。”那贺一明,也是苦恼的摇了摇头。“今天,便是陈家五年之期的最后一天!陈松,将古丹交给我带走!五年之后,我贺家,倘若还是难以辨明此丹,你再来取吧!”

  说着,那贺一明,伸出右手,摊开手掌,做索要的姿势。

  “我明白了,陈家,贺家,哪一家能参透古丹,那么,古丹就归哪一家所有,对吧?”叶晨笑了笑。

  “正是如此!”陈松和贺一明,异口同声的道。

  “贺一明,你放心,我陈松绝对会遵守祖训,可是呢…我陈家的五年之期,还没到呢。古丹,得等到今晚午夜0点之后,才交给你。”陈松眼睛微微眯缝。“我陈家,还有时间。”

  “哈哈哈哈…陈松,你还真想让这乳臭未干的小子,替你辨丹?”贺一明,就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为好笑的笑话。

  “有何不可?”陈松也笑了。“我这小兄弟,辨丹之术,神乎其神!说不定,他能替我陈家,参透此丹!”

  “得了吧!”贺一明不屑至极。“贺陈两家,历代多少才华横溢的炼丹师,穷其一生,都参悟不透的古丹,今日,一个毛都没张全的小子,也能闹明白?”

  “小兄弟,麻烦你了!”陈松已将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了叶晨身上。

  叶晨看了看一脸傲慢的贺一明,又看了看表情殷切的陈松,便点头道。“行,古丹拿来我看看。”

  陈松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走到书房的一个角落。

  那里有一个保险柜。

  陈松背身一挡,将叶晨,柳如心,以及那贺一明的视线,都挡住了。

  陈松鼓捣了几分钟,保险柜咔擦一声开了。

  只见,他小心翼翼,从保险柜里,拿出一个精美古朴的木盒。

  陈松端着木盒,走到叶晨身边,从脖子上,解下一条绳子,这绳子上,系着一把陈旧至极的钥匙。

  陈松手握钥匙,插入木盒上的锁孔,轻轻一扭。

龙虎大战  咔——!

  盒子应声而开。

  刹那间,浓烈得不可思议的药香味,排山倒海一般扑面而来!

  整个书房,每一寸空气之中,都充斥满了药气!

  滚滚药香,让人稍微嗅一口,浑身就有种轻灵的感觉。

  叶晨都有一种错觉,就好像是,自己嗅一口药香,身上的污秽,都会被剔除一般。

  ‘古丹!果然名不虚传!这一定一定就是,丹药文化,处于最辉煌时期的产物!’叶晨心中,无比的肯定。

  “小兄弟,请辨丹!”陈松眼中,尽是期盼与希望!

  叶晨定睛一看,木盒中,铺垫的绸缎之上,躺着一枚淡绿色,龙眼大小,十分古朴的丹药!

  “好,我试试。”叶晨伸手,将那丹药拈起来,放在鼻端,嗅了起来,眼睛,却是微微眯起。

  这时,陈松,贺一明,还有柳如心,眼睛都是直勾勾的盯着叶晨。

  书房里的气氛,安静得异常,只有那化不开的药香,在徐徐浮动。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