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大战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230章 消灭(二合一章节)

第230章 消灭(二合一章节)

  这只镜鬼脸上的皮肉蠕动了几下,卧室里弥漫起一股浓浓的血雾,十分的腥臭,它惨兮兮的说道。“我叫阿凡,当初和老爷太太们一起,从瑞士回到国内…我很早就跟着老爷了,老爷要落叶归根,我自然是要跟随着他的…”

  闻言,叶晨和莫晴对视一眼。

  镜鬼口中所说的‘老爷’,自然便是姜魁了。

  这只镜鬼,居然是姜魁的一名仆人!

  “不是我杀的!真不是我杀的,不关我的事啊!你们看,我生前死得多惨啊,被砍成这个样子…我也是受害者啊。”说话间,镜鬼那血淋淋的脑袋上,鬼眼暴睁,阴血滋滋直飙,显得极为冤屈。

  “那是谁杀的你?姜魁吗?”莫晴忍不住问道。

  “我没看见凶手的样子…那天,我和往常一样,正在打扫房间,忽然,我脖子遽痛无比,等我反应过来,我的脑袋已经被人用斧头砍掉了。我的血和脑浆,都飙到了这面镜子上。我的魂魄在离开尸体的一瞬间,也钻进了镜子里——从此之后,我的阴魂就能躲在镜子里啦。”

  “不是老爷杀的我。那家伙把我杀死之后,还一直在用斧子砍的我尸体,把我的尸体砍了个稀巴烂…真是变态啊!我吓得差点又死了一次!迷迷糊糊的,我看见是一个挺壮的男人,看身材,绝不是老爷。应该是个年轻人,但我从来没见过。他戴了一个孙悟空的面具。”

  “至于老爷嘛…我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或许,他也死了吧。哎…太可怕了…这些年,我一直藏在这面镜子里,不敢出来…”

  “在姜家灭门之前,姜魁和他的妻子,儿女,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你仔细想想。”叶晨问道。

  “老爷和夫人,还有少爷小姐们,都很好的,夫妻相敬如宾,父慈子孝…而且,老爷与人为善,回到酒市之后,也没有得罪过谁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啊?”镜鬼十分苦恼的道。

龙虎大战  “莫姐,当年制造灭门惨案的,不是这家伙。它虽然是厉鬼,但怨气不是那么恐怖…就凭它,还弄不出来这闻名遐迩的川省第一鬼宅。”叶晨低声道。

  莫晴点了点头。

  “哦…要说古怪,倒是有一件事比较怪。回国之后,建好宅子,老爷和太太,都千叮万嘱,任何人,都不能踏入这栋楼的第十层。包括小姐和少爷们,也不许越雷池一步…”镜鬼想了一下便道。

  “哦?这栋楼的第十层?”叶晨心中微微一动。

  “小晨,我们快上去!”莫晴赶忙道。

  叶晨点了点头,忽然对那镜鬼道,“我看你已经进化为厉鬼了,这些年,你应该害死过无辜的生人吧?”

龙虎大战  “我就害死过两个照镜子的人而已,有一个是流浪汉,还有一个是小偷…”镜鬼满不在乎的道。

  “那你也可以去死了。”叶晨冷笑了一下,体内道炁能量凝聚为一束金光,直接照在镜鬼的鬼体之上。

  轰——!

  残破的鬼体,立刻便被击穿,熊熊燃烧起来,顷刻之间,灰飞烟灭。

  “莫姐,我们走。”叶晨拉着莫晴的手,嘿咻嘿咻的爬楼梯。

  不一会儿,第十层到了!

  一扇巨大的,极厚的木门,将第十层给堵了起来。木门之上,还挂了一把大大的铁锁。

  门上,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几个字——“闲人止步”。

  “小晨,这第十层,肯定有问题!”莫晴下意识的道。“不过门上了锁,咱们也没钥匙啊。”

  “这一层怨气最强烈。”叶晨目中精光微闪。“或许,答案就在门后。”

龙虎大战  叶晨取出一张,贴在莫晴胸前的大g上,嗯,手感不错。

  莫晴啐了一口,刚想捏叶晨一把,叶晨已带着她,直接穿过木门。

  木门之后,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十分的深邃,漆黑,就好像是魔鬼的食道。

  一进来,就有一股恐怖的腥风,旋涡一般到处席卷。

  呜呜~呜呜——!

  阴风呼啸如鬼嚎!

  莫晴顾不得谴责叶晨那不道德的“袭胸”行为,下意识的将叶晨的胳膊,抱得紧紧的。

  叶晨烧了一张,走廊内金光大亮,一片通明,宛如点了一盏明灯。

  低头一看,脚下全部都是血迹!

  干涸的,黑褐色的血迹。

  在走廊的尽头,有一间房,大门依旧紧闭。

  “小晨,走廊两边有照片。你看!”莫晴伸手一指。

  只见,在走廊两边,挂着一张张泛黄的彩色照片。

  大多数照片,都是独照,是一个婴孩的出生照,百天照,一周岁照片……

  这些照片,记录了一个婴孩的成长。

  是个男孩。

  从出生到六周岁的照片,都是户外拍摄的,但是从七岁开始,一直到21岁,都是在室内拍的。

  男孩长相比较凶。对,就是比较凶,三角眼,目光阴鸷森寒,病态,宛如厉鬼。嘴角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丝难以描述的狠厉,残忍,就好像是要吃人一般!

  “这人标准的杀人犯长相啊。”莫晴心里一咯噔。甚至于,她盯着照片里的男孩看久了,心里会非常不舒服,有种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的感觉。

  “嗯。”叶晨微微点头,若有所思,“对了,莫姐,你研究过姜家的灭门惨案,据说姜魁有五个孩子,两个儿子,三个女儿,他们都是啥年龄段啊?”

龙虎大战  “在案发的时候,姜魁最大的一个儿子,是15岁,最小的女儿才3岁。”莫晴非常肯定的道。“照片里这个凶神恶煞的少年,二十岁出头了,应该不是姜魁的儿子。”

  “前面还有照片,咱们过去看看。”叶晨不动声色的拉着莫晴,朝走廊前方走去。

  当叶晨和莫晴走开之后,照片里的男孩,包括那些婴儿照,其嘴角,都微微的向上一翘,形成一个恐怖而麻木的笑容。

  两人停在一张全家福上。

  这张全家福,坐在中间的是一个富富态态的中年男子,一脸事业有成的表情,站在他身旁的,是个温雅的妇人,怀抱一个2,3岁的女婴。

  在他们身旁,有两个男孩,两个女孩,年龄或是五,六岁,或是十岁出头,或是十四,五岁。

  “照片里的中年男子,便是姜魁,还有他的妻子,以及五个孩子,一家七口都在。”莫晴叹道。“看起来多幸福的一家人啊。哎…作的什么孽啊。”

  就在这时,叶晨的双瞳,微微一缩,他伸手,往照片的一个角落,指了一指,“莫姐,你注意看,这个位置,还有一个‘人’——”

  “没有啊。小晨,你指的地方,什么都没有啊。”莫晴揉了揉眼睛,疑惑不已的道。

  叶晨又烧了一张,金色光束,直射那张全家福!

龙虎大战  这回,莫晴看清楚了!

  在叶晨所指的地方,渐渐的显现出来了一个男孩——

  这个男孩,脖子上勒着一条麻绳,一张脸通红褶皱,仿佛是被开水烫秃撸皮了,从那麻木而冰冷,凶残的眼神来看,这个男孩,便是之前叶晨和莫晴看到的,走廊两边那些照片上的男孩。

  此时,男孩的手中,提着一把很大的斧头,斧头之上,沾满了血迹。他的另一只手里,还握着一个孙悟空的面具。

  “小晨,那…那个男孩…是…是…是鬼?”莫晴颤声道。

  “嗯。是鬼。”叶晨眼睛微微一眯,梳理着头绪。

  莫晴见叶晨正在冥思苦想,便也不去打断他。而叶晨这种认真专注的表情,是莫晴最喜欢的。

  “莫姐,这案子,我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足足两分钟之后,叶晨才开口说道。

龙虎大战  “小晨,你赶紧说!”莫晴迫不及待的道。

  “莫姐,你知道的,我医术不错,也会面相风水。刚才我们看见的那些成长照,照片上的男孩,我可以肯定,他属于那种天生的杀人犯。”

  “这个世界上,有人天生感情缺失。这样的人感觉不到爱,同情,恐惧,喜悦,幸福……等等正常人会有的感情。很多连环杀手多多少少都有点这样特质。”

  “对,有这种说法。我学过犯罪心理学。有的人,的确一生下来,大脑就比普通人少了一块区域,他们没有正常人的感情,嗜杀,视人命如草芥。”莫晴点了点头。

  “我有理由相信,照片上的男孩,也就是这个天生杀人狂,便是——姜魁的儿子!从年龄上看,应该是他的大儿子!”叶晨目光非常的坚定。

  “不过,我阅读过案卷,姜魁就只有两个儿子,三个女儿。他的户口薄上,一共就七个人。如果你的推理是正确的,那么,他的大儿子,就是没有上户口的黑市人口。”

  “刚才那只镜鬼也说了。这一层,是姜魁宣布的禁地,任何人,包括他的妻子,儿子和女儿,都不允许,踏足这一层。而我们在这一层,看到了那个男孩的成长照片。我可以这样理解,这一层,是用来囚禁那个男孩的。”叶晨抽丝剥茧的说道。“那个男孩,被姜魁夫妻二人,藏了起来,连户口都不给他上…甚至于,替姜家做事的佣人,都很有可能,不知道这个男孩的存在。”

  “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做呢?因为——这个男孩有病!天生暴力倾向严重!天生癫狂嗜杀!”叶晨目中精光闪烁。“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姜魁都算是个成功人士了。他是社会上流圈子的绅士,自然不可能让家丑外扬。这样一个有病的儿子,自然是要藏起来的。甚至有可能,他这个天生杀人狂的儿子,已经杀过人了,他不得不将其锁起来,并销毁所有他存在过的痕迹。”

  “继续推理——后来,回到了酒市,姜魁修建了这栋顶级豪宅,同样也是将他的大儿子,给藏了起来。神不知鬼不觉藏在这栋楼的第十层。”叶晨眼中,有着睿智的光芒,“可是,大儿子的病,越来越严重了,已经到了一种无法控制的地步。或许,在某天晚上,他偷偷的溜下楼去,戴着孙悟空的面具,将姜家的一名佣人,残忍杀害了。因此——”

  “姜魁不得不亲自动手,杀掉他的大儿子!”叶晨看向了全家福上,隐藏在角落里的那个男孩。“他是被勒死的,死前还被开水严重烫伤过。”

  “哦…小晨,你的意思,我明白了。”莫晴恍然点头。“姜魁的大儿子,变成鬼之后,便亲手制造了姜家的灭门惨案…杀人凶手,其实就是姜魁的大儿子,此后数年,在鬼宅中失踪的所有人,都是姜魁大儿子的手笔!”

  “像这种生前有严重心理疾病,抑或者是精神疾病的人,特别是天生的杀人狂,在死后,怨气会非常非常恐怖,那是一种极度残忍嗜杀的鬼——‘癫鬼’。”叶晨沉声道。“癫鬼,我没遇到过,这是第一次。但我知道,癫狂的攻击力,破坏力,杀戮的能力,超过了吊死鬼烧死鬼之流,手段极其诡异,是变态中的变态。”

  就在这时!

  啪——啪——啪——!

  拍掌的声音,在空旷的走廊中响起。

  莫晴吓得瑟缩了一下,赶紧躲藏在叶晨怀里。

  哪怕她胆子再大,再巾帼不让须眉,此时此刻,也是个需要男人保护的小女人!

  “说得很好,很精彩,几乎,全部都说对了。”一把病态,冷漠,残忍到令人发指的男人声音响起。“不过呢,我来补充一点。我第一次杀人,是在七岁。杀的是我舅公。也就是我父亲的舅舅。那个把他带到瑞士,让他从一名不文的穷小子,变成富翁的慈祥老人。”

  “我父亲,知道我是天生的杀人狂,从我三岁开始,他便诱导我,让我去谋杀我的舅公。在我七岁的某一天,我父亲,为我制造了单独和舅公在一起的环境。我用重物,从后面,将舅公击倒,在他还有意识的时候,我迅速咬断了他的喉咙,然后,我把尸体撕扯得血肉模糊——呵呵呵,不得不说,我很享受这个过程。真的很享受。”

  “然后呢?作为舅公唯一的合法继承人,我父亲,欣然继承了那位慈祥老人的所有遗产。”

  闻言,莫晴只觉得毛骨悚然。

  “嗯。”叶晨似乎并不感到意外,“像你这种天生犯罪的疾病,是由基因决定的,这些基因通过遗传而获得。所以,你的父亲姜魁,他的血液里,也流淌着犯罪的因子。我们都说,虎毒不食子,但你的父亲,还是亲手将你杀死。他和你是同一类人。”

  “好可怕…”莫晴简直胆寒。

  “不得不说,你是个非常非常聪明的人。而且,你还是个道士…啧啧,不过呢,这里有一个问题,我得考考你。”那声音戏谑的道,“我变成鬼,也就是你所说的癫鬼之后,杀掉了我的父亲,我的母亲,还有的弟弟妹妹……所有人都是我杀的。不过,我父亲的尸体呢?桀桀桀——所有人,都没有找到我父亲的尸体,你知道,我把它,藏到什么地方了吗?”

  “小晨,现场没有找到姜魁的尸体,以及他的任何dna样本,所以,警方才一致认定,姜魁失踪了。”莫晴在叶晨耳边低声道。

  “我脑子里,很多的经典案例。关于你父亲的尸体,我有一个猜测——”叶晨笑了笑。“我有理由相信,你对你父亲的憎恨,超过了一切。在你幼年时,他教唆你去杀害你的舅公。而后,他又亲手杀了你——因此,你会用一种极端的方法,去处理你父亲的尸体。”

龙虎大战  “莫姐,我也考考你吧。”叶晨对莫晴说道。“有一部电梯,可以载重13人,但是进去12个人之后,这部电梯,便超重了。其实呢,是因为,这部电梯里,还藏了一名肥胖者的尸体。但是,尸体并没有藏在电梯顶上,也没有藏在电梯底下,甚至没有藏在这12个人随身携带的包里。那么,我问你,尸体,藏在什么地方?”

  “嗯?”莫晴一愣,然后绞尽脑汁思索起来,但想来想去,她还是没有得到答案。

  啪——啪——啪——

  “恭喜你,你又答对了。”那癫鬼的声音里,蕴含着一丝丝老羞成怒的味道。“难道,你比我还聪明?不可能!不可能的!最后一个问题!这些年,我杀了很多很多人,我把这些人的尸体,都埋在了外面。可他们的阴魂呢?你知不知道,他们的阴魂在什么地方!哈哈哈…你肯定不知道!”

  “那些无辜受害者的阴魂,都被你吃掉了,对吗?”莫晴抢答道。

  “错!笨蛋!你这个愚蠢的女人!我没有吃他们的阴魂!回答我!这些阴魂在什么地方?”癫鬼喋喋不休的道,看样子,它的脑子,是有些病得不轻。

  就在这时。

  金光闪烁的走廊,骤然漆黑一片!

  所有的光芒,都熄灭了。

  叶晨那张的三分钟时效,过去了。

  万籁俱寂之中,蛰伏着可怕的杀机。

  “小晨!”莫晴惊恐不安的叫道。

  “莫姐你别怕,我再烧一张现形符。”叶晨连忙道。

  叶晨飞快的取出一张现形符,用道炁能量点燃。

  金色光束,再次将了无生机的走廊照亮。

  “呼——”莫晴松了口气。

  然而!就在这时!

  恐怖阴风骤起!

  一股夹杂着怨气的恐怖腥风,如巨龙一般席卷而来!

  阴风之中,鬼脸闪烁,那满脸被开水烫秃撸皮了的癫鬼,提着斧头,迎面冲了上来!

  它的速度,着实太快太快了,似乎是一直蛰伏,酝酿,等待的,就是这一次机会!

  它能感觉到叶晨的强大,所以,它必须一击得手!

  “莫姐,小心!”叶晨奋力将莫晴直接推开,然后用身体,挡住了癫鬼砍来的斧头!

  噗!噗!噗!噗!

  残光闪烁,阴风弥漫,怨气冲天。

龙虎大战  叶晨的头被砍得飞了起来,身体被拦腰斩断……

  眨眼间,叶晨便被砍瓜切菜一般蹂虐致死,死无全尸。

  “小晨!!!!”见状,莫晴迸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刹那间,她的心里,涌起一种破碎的感觉。

龙虎大战  宛如失去了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

  热泪,已经夺眶而出!

  “我和你拼命!我和你拼了!”莫晴站起身来,再也没有了恐惧和害怕,她只想和眼前这个变态的癫鬼,同归于尽!

  然而!

  “怎么回事?没有血!为什么会没有血!”癫鬼忽然感觉到了不对劲儿。

  它低头一看,地上,叶晨的碎尸,被阴风刮了起来,宛如风筝一般飘扬着,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是纸!不是人!是纸人!”癫鬼暴怒,它知道,自己被戏耍了。

  “是啊。这是我今天无聊,剪出来的一个纸人替身,上面有我的生辰八字和一滴血。没想到,居然派上了用场。”叶晨那懒洋洋的声音,从莫晴身边响起。

  然后,他显现出身形来,将莫晴一把拉住。“我来这栋大厦这么久,一直没办法锁定你的位置。不得不说,你隐匿的手段,太强了。招鬼符和招魂符,对你,也完全没用。”叶晨笑道。“因此,刚才我趁着现形符失效,便将纸人替身拿了出来,我呢,便隐身,藏在一边,结果,你还真的上当了。”

  “现在,既然你主动现身了,那么,你就只能是魂飞魄散了。”叶晨双瞳微微收缩。

  只见,在癫鬼的鬼眼中,不停的闪烁着一张张鬼脸。

  有姜魁的脸。

  有姜魁妻子的脸。

  有流浪汉的脸。

  也有其他的一张张惨不忍睹的鬼脸。

  在它的鬼之中,也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就好像是,它的体内,藏着许多阴魂鬼物一般。

  “好啦,你的最后一个问题,我也知道答案了。”叶晨一笑。“被你害死的那么多人,他们的阴魂,你的确没有吃掉,你是用阴气,将这些阴魂厉鬼,拼接串联,和你的鬼体,缝在了一起。而你最强,自然可以牢牢的控制住它们。你就像王,它们就是你的臣子。这么多阴魂厉鬼,和你缝在一起,连成一片,因此,你的怨气,你的力量,便非常的恐怖,也难怪,我的招魂符合招鬼符,对你没有用。”

  事实上,这只癫鬼,就有点像是那个十三爷炼制的鬼偶,只不过,远远没有鬼偶那么强。属于全方位弱化版的鬼偶吧。

  “你!你!你又说对了!”癫鬼显得极为懊恼。

  说时迟那时快,叶晨右手一挥!

  咻——!

  一丝丝金芒,如闪电一般,脱手而出!

  “噗”的一声,金芒直接刺入癫鬼的大脑。

  刹那间,癫鬼便如被五指山镇压的孙猴子的一般,无论怎么挣扎,都难以挣脱束缚。

  在它的鬼体内,爆发出许多阴魂厉鬼的惨嚎声,有男鬼的声音,也有女鬼的声音,十分的嘈杂。

  叶晨使用的,乃是中级法器,击败十三爷之后,系统爆出的奖品。比镇魂符的威力,强大了不知道多是倍!

  “死吧!恶心变态的玩意儿!”叶晨冷笑了一下,飞快的念诵五雷咒。

  下一秒!

  轰然之间,这条走廊,虚空生电,雷霆炸开,亮如白昼!

  叶晨手握雷电光束,手掌一推!

  道道闪电,从他掌心爆出,蜿蜒扭曲如龙蛇!

  走廊内充斥的阴气,被雷电一扫而空!

  数道闪电,横劈在癫鬼的鬼体之上,如手术刀一般,将其凌迟切割!

  轰然爆炸开来!

  癫鬼的鬼体,粉碎,四分五裂,分解为一只只阴魂厉鬼,朝四面八方呼啸着,欲要逃窜。

  但叶晨的五雷咒,何等神威,可诛杀五方八路恶鬼!雷电光束如怒龙,不停的扫荡,将那些阴魂厉鬼,尽数轰成飞灰!

  癫鬼,灭!!!!

  莫晴这才回过神来,看向叶晨,只觉得这男子,状若天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