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大战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奶爸戏精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狗无可狗只好狼(上)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狗无可狗只好狼(上)

  吃完饭,在院子里散步,关荫很奇怪地问小师妹怎么忽然想起聊相声。

  小师妹才说:“海青社出了点问题,有个长的很秀丽的演员,应该是出于个人前途考虑吧,从海青社离开了,这个演员的粉丝比较多,尤其女粉丝,就在微博上给这位演员鸣不平,说是海青社不给台柱子更好的发展空间,这事儿反正反响比较强烈。”

  关荫想了想:“这么说,老贝现在处在师徒决裂的困难时期?”

  二小姐耻笑道:“什么师徒决裂,那小子是别人的徒弟,论本事,连贝老师的徒孙都不如,就是长的漂亮,人设比较努力,原本就是跑海青社蹭热度的,哪可能留着。海青社的老观众都知道,那是不可能在海青社长期待下去的,人家师父现在是一家即将成立的相声社的班主,哪有不帮师父,在别人的手下办事的。”

  然后,小姨子和小师妹集体点评:“那孩子红不了多久。”

  这又是咋个说头?

  “太浮躁,基本功几乎没有,全靠脸蛋在那死撑。”天仙儿点评。

  “看起来跟搭档玩伦理哏,玩机灵逗闷子挺熟练,实际上本子没包袱,不,他们就没本子,全靠刺激某些观众的低俗兴奋情绪吸粉,不过这小子玩运营倒是有点本事,给自己的人设比较高大上。”二小姐跟着点评。

  那也未必就不能再红一段时间啊。

  “听过所谓‘午夜场’吧?”二小姐白了一眼。

  关荫秒懂。

  “那是作死。”关荫感慨,有些惋惜,“不学习,不上进,光靠脸蛋,吃这碗饭不长久。不过,可能是看准娱乐热点了吧,现在的相声界不就有一帮人正在把相声娱乐化么。”

  大师姐不解,请教:“相声是民间艺术,靠近流量,应该没什么原则性的错误吧?”

  关荫就给介绍:“相声的确是民间艺术,土生土长的民间艺人,说民间喜闻乐见的一点事儿,甚至从根本上说,这就是凭着被一些人批为俗,甚至低俗恶俗的东西才生根的。俗本身没什么错,但对俗的理解出了偏差,那就大错特错了,俗是啥?俗不是不高雅,不是非要个文雅对着干,说白了,俗就是接地气,相声演员要是有能耐,你把国际局势通俗化讲给观众听,那也是俗。但是现在的一些人,把俗完全理解错了,他们一般认为,俗就是土,就是黄,这是王八蛋看法。这些人,一边打着‘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没有区别的旗号,一边对‘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进行严格区分,甚至到现在,相声界还有一个很不要脸的现状,这个现状就是反高雅,反正能量,尤其一些不要脸的还公然喊出不听相声,不听他们的相声就是不俗,就是不接地气,就是和人民群众对着干的声音,这不是王八蛋么。”

  那是挺王八蛋的,群众乐意听,那是自愿,闲着没事儿听一段相声,笑一笑,那是观众的自由选择。

龙虎大战  “有些人,就是打着相声的旗号,打着民间艺术的旗号,反过来非要把高雅,把艺术性打击成弱势,这其实也是一种抢班夺权。”关荫点评,“这种人,跟打着艺术的旗号,把人民群众和艺术分开来,认为人民群众不懂艺术,不高雅,没有艺术鉴赏力,索性把人民群众开除出艺术行列的王八蛋一样可恨,这群人,照样拉出去枪毙也不带冤枉的。什么艺术性,什么接地气,在这些人心里,那不是什么原则,那是利益,只要有利于他们敛财,他们管什么群众,管什么艺术,别挡着他们发财就行。”

  随后,惹事精本性暴露,声称:“前些年,老百姓对打着高雅的旗号搞艺术的人喊打喊杀,现在,那帮王八蛋被打压下去了,可另一股王八蛋又冒头了,这帮王八蛋干着跟前一波王八蛋同样的事情,嘴上却喊着为了人民的口号,我看,是时候对这帮人进行一场清理了,找个时间,我带个头,得把这帮喊着接地气,实际上在真三俗的王八蛋收拾一顿。艺术上的事情,不能搞不走左边就右边的事儿,该收拾的并不是一个方面的王八蛋,只要是王八蛋,那就都要收拾。”

  姐姐妹妹们互相看看,惹事精又要披挂出征了。

  人家选择斗争,通常都是站在一边,斗争另一边,这家伙不是,他就站在中间,谁偏了收拾谁。

  这种立场,无怪乎他是国家队的杰出代表,是帝国的亲儿子。

  横,但是横的有理,立场还不偏不倚,这种人,帝国不待见,还能待见谁去?

  但这会把两边都得罪干净。

  甚至让两边联合起来对付他。

  “怕什么,斗争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比一比,”关荫透露自己的斗争理论,“首先,比一比口袋,谁口袋鼓,谁有话语权。然后,再比一比拳头,谁拳头硬,那就得听说的。要是口袋没别人鼓,拳头没别人硬,那就狗起来,猥琐发育,实力强大到可以一战定天下了,那就千军万马横扫,反正抱定斗争到底的决心,想办法斗争到底,这就是斗争的实质,只要不放弃斗争,我们总能斗争到胜利到来。”

  那么问题来了,暂时斗争不过,人家又不给你猥琐发育的时间,你该怎么办?

  关荫认为,这就得参考抗战,参考近代史。

  斗争,从来都不是敌人给你机会,你再去跟敌人斗争的,自己不主动想办法,敌人的破绽就是给你你也发现不了。

  “穷有穷打法,富有富打法,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关荫坚持认为,“事情只有在斗争中曲折前进,从不会在一团和气中取得进步。就拿眼前来说,我们已经给不少人立了一个标准,甚至一个成功的模板,可人家就不遵照我们的模板去做,就是要把我们的模板打破,按照人家的模板来铸产品,怎么办?只有主动跟他们斗争,因为你不把他们斗争下去,你的理论就没人接受。”

  就知道这人不会闲着,这是指谁呢,大伙儿心里都有数。

龙虎大战  赵姐姐稍稍有些不忍:“打算把邝友德的天王之路给堵塞了啊?”

  关荫点头:“这次得让他无路可走,他惹怒我了。”

  又是引入外敌,又是拉拢内鬼,邝友德既然不惜用身家性命做赌注,那他就得有赌输了的思想准备。

  天王?

  天王也没资格让别人为他让路。

  何况,那路原本走的就很不正。

  “准备反击一下吧,该让邝友德知道,一年冲进五星,我那点薄弱的根基也不是他想动就能动的。”关荫挥手。

  咋反击?

  兴堂堂正正之师,不和对方在斜路上打这场战争。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奶爸戏精》,;”,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