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大战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命诀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践行

第一百三十五章 践行

  第一百三十五章 践行

  君宸猛然看向程孤符,满是责备之色,郭觉此话何意?若不是苍狼帝国的探子已经全部被斩了,君宸的第一反应就会是郭觉是苍狼帝国的探子,前来刺探军情。

龙虎大战  郭觉到底想干嘛?竟然在这种敏感的时候前来询问君宸对于两日后大战的布局,这种事情,非亲信不可知,有人擅自询问,是杀头之罪!

  程孤符苦笑,还好苍狼帝国的探子都已经被杀,而且也不会有探子蠢到战前去询问敌方总帅的布局。

  那简直是找死,而郭觉显然不是这样的人。

龙虎大战  这郭觉,只是太耿直了……

  程孤符没有回答,只是示意君宸继续听下去。

  “若先锋未定,末将,自荐!”郭觉字字坚定,铁血气势弥漫,眼眸一往无前,颇为悲壮。

  君宸眼眸陡然凝住,在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再没有方才的责怪之意,而是质问道:“你有何能?自觉可以带领先锋军团?”

龙虎大战  历来国战,先锋军团可以说是最惨烈的,梵古国作为弱势一方,死亡率将会高达八成以上,甚至更高!

  君宸本想着让君不离领军冲锋在前,一是以君不离彪悍的战斗方式,是最适合在前方冲锋陷阵的人选,二是君不离真身是火睛石猿,防御力强大无比,即便深陷重围也足以自保,而此刻,郭觉却主动请缨,这是何意?

  还是说他认为,他能在苍狼帝国凶猛的攻势下活下来?

  在君宸的质问之下,郭觉并没有退缩,脸上出现一起笑容:“末将的意思是,末将以及末将的那些老部下们,愿为梵古之先锋。”

龙虎大战  君宸目光凌厉地看向郭觉,正欲再次开口质问,却迟迟没有声音发出,到了此刻,他终于明白了郭觉这一次前来的用意,也明白了程孤符为何会对自己提出那样的请求。

  郭觉口中的那些老部下,显然就是那些年龄比较大,甚至元寿将近的老兵,也正是因为他们已然迟暮,已经失去了年轻时的锐气与锋芒,所以在原本的安排之中,他们是在军队的最后方。

  这些为梵古国征战了一生的老兵,理应得到最好的保护,如今他们却主动请缨?

  “你回去吧,先锋人选已经定下,不会随意更改。”君宸冷淡说道,不为所动,同时,他也不可能同意郭觉的要求。

  郭觉双膝跪下,苍老而嘶哑的声音低吼出来:“总帅!末将等以性命承诺,此战必将爆发所有的潜力,最大程度上消耗苍狼军的实力,即便战至最后一人,铁蹄方向亦永远向前!望总帅成全!!!”

  “放肆!总帅之布局又岂是你能随意扰乱的?而且将你们置于战场前方,你们让世人如何看待总帅?看在你为梵古军征战多年的份上,速速退去,本督军与总帅便不再追究!”郭觉刚说完,程孤符便抢先开口了,字字呵斥,似乎十分愤怒。

龙虎大战  君宸顺势而为,声音刻意冰冷到了极致:“郭老将军,你这是存心将本帅置于不义之地啊,此事休要再提,速速退去,本帅便不再追究。”

  郭觉老目中有浑浊的泪珠溢出,双膝似乎被固定了一般,分毫不动,再次开口说道:“总帅!末将戎马一生,将死之际,请总帅成全,让末将等人最后一次发挥余热,若末将一名,能换回一名年轻的梵古军的性命,那是末将之幸!”

  君宸转过身来,眼眸闭上,声音冰寒依旧:“你回吧,先锋,本帅已有安排,不会随意更改。”

  “末将,请死!求总帅成全。”郭觉将头重重地叩在地上,久久不起,嘶哑的声音让人心酸,死于战场之上,对于这些元寿将尽的梵古军来说,似乎是最好的归宿。

  程孤符深深叹息了一声,他刚刚对君宸的请求似乎都是徒劳,郭觉这些人,死志已决,为梵古军而死。

  君宸亦深吸了一口气,回过身来凝视着郭觉,语气终于柔和了下来:“郭老将军,此战梵古军胜算并不大,稍有不慎便是满盘皆输,相比于大军先锋,本帅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们。”

  郭觉的头依旧贴在地面上,不肯起来,开口询问道:“不知是何任务?”

  “郭老将军起来说话。”君宸上前单膝跪下来,伸手欲要扶起郭觉,在他心里,即便他是一军之总帅,郭觉亦有不跪的资格。

龙虎大战  “总帅先说。”郭觉身如铁铸,跪在地上地上分毫不肯动。

  君宸看向眼前伏跪下来的青甲身影,心中有敬意油然而生,郭觉如白雪一般的头发垂落在地面上,被灰尘染得灰白,却丝毫影响不了郭觉的一丝不苟。

  “此战若败,君某希望郭老将军能带人死守榆关,直至援军到来。”君宸声音低沉,“榆关作为梵古第一关,若是沦陷,榆关之后的城池,除了梵都,再无可以抵挡苍狼大军的城墙。”

  如今在榆关之中的守军并非梵古国的所有力量,榆关以后,每个城池都留有守军,而且最强的梵都禁军,一直都在梵都未动,这是真正压箱底的力量。

  “总帅……”程孤符惊呼出声。

  “末将,领命!!!”郭觉瞬间抬起头,拱手领命,没有丝毫的犹豫!

  ……

  时光悠悠流逝,转眼两天便过去了,星满夜空,榆关之中尽是号角集结之声,远处的黑枯要塞同样犹如白昼一般,在做最后的准备。

  君宸站在帅府之上,身子却是背对着黑枯要塞,目光遥遥看向极东之地,那是断天大漠所在的方向,同样也是太阳每日升起的地方。

  星光点点收敛入君宸的身体之内,君宸的星眸之上覆了一层淡淡的蓝光,妖异而神秘,在东边的地平线上,一抹浮白出现在君宸的星眸之中。

  离日出,只剩下半个时辰了,君宸转过身,下方大军已经集合完毕,整齐划一的青甲在月光下发出微弱的光芒,榆关之中所有的声音都停了下来,只剩下梵古军士呼吸的声音。

  君不离同样身披青甲站在军队的最前方,此战,他为先锋。

  此时的君宸已经将心爱白衣换下,穿上了青色的帅甲,剑眉星目,不怒自威。

  “三月之前,距离榆关不远的青阳镇被苍狼之贼人屠戮,年迈者,被当场坑杀不少刚出生不久的婴孩死于苍狼贼人的铁蹄之下。”君宸将九劫剑插于身前,声音中带着悲意,“一年三个月前,我梵古国第十九王子被苍狼皇子派人残忍暗杀,在那不久以前,梵古巅峰战力之一叶家老祖被苍狼帝国的炼魂境秘密坑杀……”

  “梵古曾视苍狼为主,每年上供只多不少,然苍狼却从未视我梵古为附属!非但无庇护之意,反而暗中策反梵古国朝中官员数十名,意欲将梵古吞并。”

龙虎大战  “如今苍狼戎马在前,挑衅不断……”君宸的声音在榆关之内回荡,肃穆而悲壮,“你们,能忍吗?!”

  梵古军之人似乎被君宸的话语渲染,苍狼帝国之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对梵古国出手,甚至派人暗杀王子,炼魂境,三月前甚至屠镇,如今君宸问他们,能不能忍。

  “不能!!!”

龙虎大战  所有人尽皆怒吼出声,气冲云霄,星云都被震散开来,战意澎湃。

  “若不能忍,尔当如何?”君宸将九劫剑举起,大声喝道!

  “战!!!”大军声音似要将榆关的城墙都击穿。

  君宸将九劫剑插回地面,在身旁拿起一个倒满了酒的酒杯,从帅府中腾空而起,神情肃穆,举杯道:“此战维艰,望诸君都能平安回来,若有人不幸葬身黄土,本帅以此杯为他践行!”

  说罢,君宸抬头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