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大战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猫 > 190章做贼心虚

190章做贼心虚

  肉球掌笔官引着周风进入偏室,他不慌不忙的从一张玉石桌中取出两片肩胛骨。玉石桌略比肉球胖子低一些,取东西时不用弯腰,应该是专门为他量身制作的,否则,这小腰板是弯不下去的。

  这两片肩胛骨只有手掌大小,骨色泛黄,光滑柔亮,表面有荧光流动,看样子是有些年代的。

  那肉球将两片肩胛骨小心翼翼的平放在玉石桌上,随而抬起大脑袋眯眼笑道:"神人,请您说出所查之人的名号。"

  "林秋瑶。"

  周风一字一字清晰的说出,生怕那肉球听不清。

  "林秋瑶?这名字我好像有些耳熟,对了,赤牛前两日曾来这里找小官查询过此人,莫非神人和赤牛相识?"肉球将眯着的眼睛使劲睁大了些,仔细打量着周风,感觉不到其身有强大的气息,只有隐隐的身神气布满全身,难道他刻意隐藏了实力。

龙虎大战  "老黑!管事,你可知这赤牛的去向?"周风心中一亮,连忙问道。

  "赤牛只是说去阳间寻找这个林秋瑶,他具体去了哪里,小官不知。"肉球收起尖锐的目光,笑眯眯的道。

  "那这林秋瑶你可知她的消息?"周风追问到。

  "林秋瑶出生在万源山西北的魔族边境,女,现一十九岁,未死。生死薄上没有此人的阳寿年限,不是普通之人。"肉球说到此处,抬起他胖乎乎的手指轻轻一弹,一道白光没入一片肩胛骨,立刻,肩胛骨上的荧光汇集成小字,不过周风认不得。

龙虎大战  "神人您看,我说的都在生死薄上记载着,不会有错。"怕周风有所疑惑,肉球进一步解释道。

  周风装作一目十行的样子,向那字体看了一眼,很学问的点了点头,其心中已是无比高兴,林秋瑶还活着。

  "神人,有些话小官给您提个醒,修炼的大能,先天的神者,都有三魂七魄,虽然都不在阴间冥界受管束,但他们亦都有生死,且死后不可转世,甚至有的魂飞魄碎,所以您找的这位姑娘,小的不敢断定她的生死。"

  正在兴头上的周风忽的被这死肉球泼了一盆凉水,心里又有了沉重,他明白这肉球的话,但他心有预感坚信林秋瑶绝对还活着,只是不知其处境如何。

  确定生死薄上无有林秋瑶的死讯,周风的心中踏实许多,本想转身离开,猛然他想到一个人。

  "管事,本尊还想劳烦你再帮我查一个人。"周风放下装逼的架子,温和的问道。

  "神人,小官帮您查便是。"肉球没有推托,他摸不清周风的底细,不敢明目张胆生难,怕给冥界带来没必要的麻烦。

  "芷玲。"周风干净利索的吐出这两个字,心中竟然有了一丝紧张。

  肉球掌笔官再次催动肩胛骨片,一行行莹白的小字浮现出来。

  "芷玲,生于西岭城,女,二十岁,未死,阳寿不详。"肉球看到这些字先是一愣,怎么又是一个逃脱冥界轮回之人。

龙虎大战  听到这些,周风开始怀疑这肉球的生死薄是假的,芷玲可是他亲眼看着被炸得粉身碎骨的,不可能还活着,也许是这肉球弄错人了,也许是同名同姓。

  "管事,这人是不是弄错啦,她死时可是本尊亲眼见到的。"周风自是不相信,但他却希望这是真的,心中的亏欠也好减轻些。

  肉球掌笔官没有直接回答周风,继续念道:"芷玲,玉岭峰修者,曾死于陌城,碎尸而亡,因阳寿未尽,魂魄无法进入冥界,令其借尸还魂,现西岭城郊外三百里朴丸村。"

  肉球掌笔官眯眼瞧着周风笑问道:"她可是神人要找的人?"

  周风呆愣了一会儿,一时有些无法接受,随后喜形于色的大声道:"管事,若这是真的,本尊回到阳间一定给你包个大红包。"

  看那肉球似乎没有听懂,周风喜笑道:"我会多给你烧些供奉钱。"

  "呵呵,神人不必客气,不必客气。"肉球掌笔官有点儿受宠若惊,被周风给说得云里雾里。

  冥界之地,不可久留,周风辞别肉球返回阳间。别的大能只要袍袖轻挥,便能阴阳两地,而周风则是怎么来的怎么回去,故景重游,见到一面之缘的熟鬼打声招呼都感到自己脸皮太薄,恨不得多糊几层。

  出了鬼门关,周风长呼一口气,迫不及待的转换了阴阳眼。

  乌云密布,天气阴沉,不时有雷鸣电闪,空气压抑很是沉闷。

  要下雨了。

  刚步出冥界的周风抬头看着如此不友好的天气,舒心而笑,他想到了紫龙护甲,林秋瑶有紫龙护甲护体不可能会被烈火焚身,既然她活着可又去了哪里,身处几大巫帅的围攻逃出去很是渺茫,最大的可能她应该被那些老家伙抓走了,用来威胁自己,或者做饵诱捕自己,管他呢,去皇城。

  在古家族院时,周风大概知道皇城的位置,在人族之地的中部,以步行的速度需要三个多月,没了能量法力的周风别无选择。

  天雷滚滚,银蛇舞动,大雨漂泊。身穿草衣的单薄孤影大步向北而去,步伐中的坚毅是任何困难都无法阻挡的。

  周风没日没夜的赶路,总算走出了这片荒山野岭,眼前是一马平川的开阔视野。

  绿草丛中,几只蚂蚱正抱着嫩绿的叶子啃食,很是惬意。突然,一只大手从天儿降将,几只蚂蚱慌忙逃窜,却有一只不幸落入魔掌中。一名身穿藤条围裙的脏乱汉子拿起可怜的小蚂蚱塞进口中,咀嚼有味,没多大会儿几只蚂蚱进入那汉子口中。

龙虎大战  为了赶路,周风也不再顾及大好形象,脸不洗,发不梳,饿了吃虫子,他也想弄点野味,可如今自己笨拙,岂能捉住那活蹦乱跳的野物。

  虽有神气在体,经过翻山越岭,艰难跋涉,多少还是有些累的。周风顺着草地轻轻仰面躺下,一手枕在脑后,一手拿着嫩叶在口中咀嚼,两眼直视天空,望着那刺眼的阳光。

  再往前走便是村庄城镇,自己这身打扮很快便会招来别人的注目,闹不好被巫者盯上这条小命就交代啦,该怎么去找林秋瑶,不行,得想法子弄身衣服。

  想到这里,周风猛地坐起身,将目光投向远处的一片村落。

  夜深人静,星光点点,一条黑影蹑手蹑脚的潜入村中。这个村子坐落在山脚,不怎么富裕,大部分都是黄土为墙茅草为顶,有的连院墙都无有,嗯嗯,顺手拿点儿什么很方便。

  潜行的黑影自是周风,白天人多,山脚多猎户,他怕被人当野物抓起来,只好等到半夜找家院中晾晒的衣服顺手牵走。

  村子不大,约有一百多户人家,街道歪歪曲曲,无有规则,但还算整洁。周风在夜间行路如同白昼,做事自是方便了许多。巷子里不时传来狗吠声,打破着寂静的夜晚。

  周风尽量避免有狗的户家,行事还算老道,村中有几户高墙大院,家境应该可以,被周风列为重点关注对象,偷富不偷穷这是他的做人理念。

  临街有一大户人家墙高有三米,都是土石混合垒砌,墙体有凹凸棱角,攀爬容易。周风经过这些日子的锻炼,除了二百一十斤巨力外,腿脚也灵活了许多,爬个墙不成问题。

  黑影摆动,像一只笨拙的壁虎,废了好大的力才爬上三米高的墙头。周风探出头,双臂搭在墙头,将前身贴在墙壁,眸光来回扫视院中,虽然这是个大院,总共也就八间房,南北并排错落有序,院中两侧种着六棵榆树,正值枝繁叶茂。真是老天不负有心人,在两棵榆树间绑着一根麻绳,上面晾晒着几件浅蓝色粗布衣服。

  周风一只手臂用力撑住身体,一只手将事先备好的石子从藤条缝中取出,扬手抛进院中。

  "啪嗒!"

  一声轻响,没有狗吠声,也未有人出来查看。

  又过了一会儿,确定没人出来,周风翻上墙头,背朝后,面朝墙,双手扒紧墙沿儿,脚顺着墙面轻轻滑进院中,悄无声息。头一次当贼,周风未免有些不安,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若有了钱一定给人家补回来。

  周风东张西望,蹑手蹑脚的来到晾晒衣服的麻绳下,抬手去摘一件灰色的粗布袍子。突然,他感觉有什么东西窜到自己的背后,声音极轻,要是普通人根本无法察觉。周风侧脸用眼角的余光向后看去,顿时惊了一大跳。

  一只三米长的黑豹正虎视眈眈的注视着周风的一举一动,大有扑过来的态势。

  "豹兄,我不知道这是您家,不好意思哈,这就出去,这就出去。"周风松开拽着衣服的手,转过身,时刻防备黑豹的突袭。

  "是哪的小贼,敢跑到我芷家偷东西,要不是我阻止黑影,你小子就没命啦。"

  随着声音,有一名中年男人手持火把从一处屋后不慌不忙的走出来。

  来人一身粗布短衣打扮,长发披肩,身材中等,不胖不瘦,精神抖擞,他五官整齐,留有一束黑须,脸庞在火光的映照下一片通过,看面相不像恶人。

  "大叔,小人只想借您一件衣服,绝无偷盗之意。"周风尴尬的道,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太他么丢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