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大战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功法修改器 > 第九十八章 一气呵成之势

第九十八章 一气呵成之势

  最终,她回森罗狱交任务,白天时才有消息传回,她知道了真相,破坏掉她们行动,杀了她两名妹妹的人叫石焱。

  陨星门持堂主级门生帖,新上任的大头目,实力初入搬血境。

  黑纱女人恨啊,若是没被邪潮冲散,有她护持两名妹妹,别说石焱刚入搬血境,就是一名与她同境界的武者,也伤害不得。

  森罗狱杀手同阶无敌,这是无数杀戮造就的名声,世人公认。

  杀意盎然下,黑纱女人手中出现一柄飞刀,就待先解决昌一铭。

龙虎大战  在飞刀出手的前一瞬,她犹豫了,资料中交代,石焱虽然是靠关系当上的大头目,但搬血境真实无疑。

  石焱刚来明凉府城,除了实力外,其他资料一概不明,不知有没有掌握轻功,若是有,杀了昌一铭必然会惊动石焱,让石焱逃掉就不值了。

  先杀石焱,剩下那些小喽啰不难灭口,气感境六重,放开腿逃也逃不了多远。

  想通关键后,黑纱女人猫身小步至昌一铭守候屋顶,俯身趴下,准备附耳屋瓦静听确认,杀手,都是极有耐心的。

  唐突动手的话,早不知死了多少回。

  哗啦!

  就在黑纱女人趴下身附耳瓦片时,只听得一声碎响,一只大手穿破屋瓦抓向她脖颈。

  黑纱女人大惊,猛地抬头,却躲避太迟,虽避开抓向脖颈的要害,却也被抓住了衣领。

  隔着屋顶破洞,黑纱女人看到一张少年脸庞,稚嫩脸上满是漠然。

  下一瞬,她整个人被从屋顶拽下,屋顶塌陷,碎木碎瓦散落一地,动静在寂静夜内不亚于鞭炮。

  这巨响一下子惊醒在椅上打盹的昌一铭,彭虎彭豹二兄弟也持刀冲出屋子。

  屋内,黑纱女人反应极快,整个人被拉下的同时,弯刀置于掌心,朝着石焱劈砍而去。

  刀身雪白,在黑暗中劈出一片森芒,根本分不清具体刀势。

  对此,石焱不闪不避,借着下坠的惯性,重重把黑纱女人摔砸向地面,刀影临身的一瞬,他已松开手掌。

  嘭!

  只听得一声重响,黑纱女人背朝下砸中地面,在这重响中,又夹杂这一道裂响,不知是青石地板,还是黑纱女人的骨头。

龙虎大战  石焱在摔砸出黑纱女人同时,跨前一步,一脚重重踏下。

  此刻,月光从屋顶塌陷破碎的大洞射入,把整个房间照亮不少,一束月光正好打在黑纱女人脸上,黑纱震落,露出一张极美脸庞。

  这张脸蛋,漂亮程度高出她那两名妹妹一个层次。

  对此,石焱心中毫无波动,脚掌全力踏下,骨上金芒隐现,这一脚若是踏中,黑纱女人只有脖颈断裂一途。

  黑纱女人一刀刚出,旧力未生,同时受到砸震,内脏已经受伤,面对石焱这一脚,她只有硬抗。

  一流武技,癸水掌!

  “死吧!”黑纱女人虽受伤,但丝毫不慌,她眼神冰冷内蕴杀意。

  借石焱动手而外散的内劲可以看出,资料错误,石焱并非初入搬血,而已小成,但小成又如何?

  比拼内劲,硬碰硬的情况下,她一个搬血境大成会输给石焱一个搬血境小成不成?

  这癸水掌更是一流武技,凭借这个武技,她甚至弱小时以弱胜强杀了不少高手。

  嘭!

  脚掌相撞,在相撞的瞬间,劲风爆溢,只见二人一触即分,石焱被震退数步才止住身形,黑纱女人则整个人在地面摩擦倒退数米,最后撞至墙面,把墙砖撞碎,将她埋于下方才止住惯性。

  墙砖倒塌,烟尘四起。

  石焱脚掌上的鞋已彻底爆碎,变成一块块碎状挂于脚趾,赤脚立地,丝丝金芒涌现,在他脚心,还有一道掌形红印。

  石焱眉头轻蹙,内劲运转下,那道红印很快消融。

龙虎大战  这癸水掌有些水平,他佛骨全力一踏,竟吃了些小亏,现在脚掌还酸麻不止。

  至于黑纱女人,看似撞碎墙壁,被压在砖墙下,实则只有被他一脚踏下,掌腕之伤。

  淬骨境时,骨骼淬炼极强,现为搬血境不说,更有内劲保护,土墙坚硬与之相比不值一提。

  此时此刻,昌一铭三人才冲进屋内,持刀一脸警惕盯着眼前一切。

  屋顶大洞,墙壁坍塌,青石地砖炸裂,石焱赤脚而立,刚刚发生了什么?

  不等昌一铭三人开口问询,石焱一步迈出,重重朝着堆积下的石块踩下,不给黑纱女人缓息之机。

  嘭!

  此时,堆积的墙块才四散爆开,黑纱女人从中站起,飞灰遮屋,难以呼吸,武器弯刀也被埋于碎墙下。

  黑纱女人腕骨折断,还未缓过这口气,迎面而来便是一只硕大脚掌,重重踏在黑纱女人肩胸之上。

  只听得‘咔擦’一声断响,黑纱女人鲜血狂喷而出,整个人呈弓形倒飞撞碎一堵墙,直接撞出院外。

  黑纱女人仰面迎天,重伤落地,身体抽搐不止,在她肩胸位置,明显凹陷下一层,肋骨断裂。

  石焱不紧不慢从屋中走出,黑纱女人已废,没什么战力了,更别说逃走。

  昌一铭三人目光呆滞,久久震撼无声。

  搬血境!还是一名搬血境大成,石焱连武技都没动用,就这么把对方打残了?

  太暴力!

  房屋都差些被打塌陷,若是再战几回合,昌一铭三人怀疑整个宅院都不够石焱拆。

  黑纱女人挣扎坐起身,把涌至喉头的鲜血咽下,妩媚一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柔弱些,吐出五字:“公子,是误会。”

  “误会?”石焱莞尔一笑。

  “小女子只是路过,打扰公子之处还望见谅。”黑纱女人把自己漂亮侧颜露出。

  石焱站于黑纱女人前,嘴角揶揄而弯,同时向昌一铭摊开手掌。

  昌一铭心思活络,立马递上一柄马刀。

  见石焱不语,黑纱女人暴走,不顾伤势内劲全部暴动,灌注周身,跃起向石焱撞去。

  她不甘啊!

  黑纱女人知道,从她俯身听瓦那时起,就陷入了被动,在石焱连绵不断的攻势下,她连一半手段都没用出就败了。

龙虎大战  是她轻敌了,自认同阶无敌,暗杀过多少同阶高手,却被石焱以弱胜强,若是能用出全部底牌,她一定不会败。

  噗嗤!

龙虎大战  刀芒裂空,刀身在月光下反射出森白之意,黑纱女人脖颈被划开一道口子,倒地而亡。

  “收拾干净,把她身上全部东西送进来。”石焱松刀转身入屋。

  马刀落地,立入地面,刀锋上,一滴鲜血顺着锋锐蜿蜒而下,直至刀尖,月光反射下,璀璨且晶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