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大战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功法修改器 > 第十二章 赤火盗

第十二章 赤火盗

龙虎大战  络腮胡大汉驱马上前,居高临下俯视着地上的石焱和刘文才,他大臂一摆道:

  “你们先取水。”

  “是,二当家!”络腮胡大汉身后,几十名马贼分散开来,卸下竹筒开始取水。

  “两个废物下手还挺狠。”络腮胡大汉坐于马上,淡淡开口道:“说说吧,你们在争夺什么宝物?老子刚刚听的分明,不要打马虎眼,否则裂的就不是你的刀,而是……脑袋了。”

  他摊开手掌,掌心处,几粒碎石转动不停,如有一股无形之力在极速簸动它们。

  石焱心中一动,此人声音粗厚,口音也不是明凉口音,是外地来的马贼?路过此处取水正好碰上了?适逢刘文才最后喊了一句,这才插手?

  虽说猎刀质量不行,但一粒石子把刀身打裂,实力已经很强了。

  “是……女人。”刘文才突然插嘴,他捂着血流不止的臂膀,眼睛通红瞪着石焱,眼神若能杀人,此刻已把石焱千刀万剐。

  “闭嘴,絮儿喜欢的是我!是你在搅局,若不是你突然提亲,絮儿也不会自杀!”石焱大吼一句,眼睛也红了。

  二人挣扎想要站起,有再战一场的冲动。

  “好了!”

  络腮胡大汉眼如鹰目,在二人脸上不断扫视,任何一个细微表情都逃不脱他的观察。

  良久,他冷声喝止。

  “你们?想死,还是想活!”

  “想活!”石焱与刘文才不约而同的道,二人对视一眼,都看懂了对方的意思。

  鬼镇之事,不可说。

  “那好。”络腮胡大汉眼皮垂下,命令道:“给他们检测一下天赋,看有没有大当家要的人。”

  “是。”有两名马贼上前,各拿出一颗半透明的玉石。

  石焱心中一动,这是测赋玉,不是很贵重,专门用来测试资质,虽然不精细,但测试结果大致是正确的。

  这两名马贼各在石焱和刘文才指尖割了一刀,让血液滴在测赋玉上。

  期间,刘文才把自己臂膀的伤口露出,意思是要血这里有很多,不用再割了,被马贼全程无视。

  测赋玉上,石焱那颗毫无反应,络腮胡大汉目露失望,垃圾的凡人一星资质,这辈子毫无天赋,一生普通人的命。

  而刘文才那颗,光芒瞬间亮起,极亮,哪怕是白昼,都有些晃眼。

  见此,络腮胡大汉失望同时又有些高兴,大笑一声,从马上跃下,失望的是还没找到大当家要的人,高兴的是他手下将来又多一高手。

  这一跃,地上都发出一声重响,压出两脚深印。

  他大步走前,重重在刘文才肩膀上拍了一掌,疼的后者直哆嗦,大笑道:“凡人五星天赋,练个三五年最少能成为三流高手,年龄虽大些,但有练武功底,没有废掉,可当我左膀右臂。”

  说到这里,他叹息一声道:“大当家不知信了什么邪,非要抓有灵根的天才,那种天才如海中蛟龙,与我们不是一个层次的,说不定还有仙宗背景,万一跑掉赤火盗必有覆灭之危。”

  话必,络腮胡大汉对着一脸茫然的刘文才问道:“你不会不加入我赤火盗吧?”

  “刘文才拜见大哥。”刘文才回过神来,单膝跪地。

  “哈哈,刘文才?怎么一读书人名字,鸟声鸟气的,不过无妨,加入赤火盗就是自家兄弟,也别叫我大哥,我叫庞苍雷,是赤火盗的二当家,二流顶级高手,你跟着兄弟们一同叫我二当家便好。”络腮胡大汉庞苍雷把刘文才抓起。

  “是,二当家。”刘文才顺杆爬上。

  “既然成为了自己人,这个人我帮你杀掉。”庞苍雷看了石焱一眼,凡人一星的废物而已,就算扔给一本功法,练十年也练不出气感,更别说进入三流、二流高手之列,没有拉入赤火盗的必要。

  石焱后退,却被庞苍雷手下的马贼挡住后路。

龙虎大战  这些马贼看石焱的眼神如看死人般,庞苍雷要杀的人,没有能逃掉的。

  “别。”刘文才连忙拦住,他眼神闪烁,拜托道:“二当家您帮我废了他四肢便好,回去后我另有他用。”

  “哦?行吧。”庞苍雷目光炯炯,见刘文才还算老实,没拿其他话搪塞他,便答应下来。

  刘文才贪图石焱身上的东西,他知道,不过一个普通人罢了,能有什么好东西?他也看不上。

  更重要的是,回去后若真有好东西,是石焱逃得掉?还是刘文才逃得掉?

  当即,他一指点出,如寻幻影。

龙虎大战  石焱肩膀,手腕,腿上统统出现血洞,身形一软,如若无骨般瘫软倒地。

  石焱闭上眼睛,不悲不喜,这样的伤势若换在另外一人身上,一辈子已废。但他还有机会,锻体一流功法--佛骨功。

  现在任何反抗都无济于事,庞苍雷为二流顶尖高手,实力差距非算计能弥补。

  刘文才想要得到他的秘密,不会杀他。

  “这是二当家的武技,为二流武技,大奔雷指,指力极强,弹出石子威力可比肩暗器,练至巅峰,出手会有奔雷之音,极为强大!”有马贼惊叹恭维。

  其他马贼更是羡慕,二流武技啊,一族核心武技,镇族之学,这是大当家赏给二当家的。

  “多多做事,咱们赤火盗内部赏罚分明,只要努力你们也会有的。”庞苍雷嘴角翘起,二流武技啊,武技不同于功法,极难得到。

  一名马贼把石焱从地上提起,扔到了马背上。

  “我上这匹马吧。”刘文才上前,把石焱交给他人他不放心。

  那名马贼同意,刘文才受二当家赏识,小事而已,他没有必要得罪。

  “把这个敷上,让兄弟们给包扎好,你臂膀没伤到骨筋,回去后有灵药治你,十天必恢复如初。”庞苍雷扔给刘文才一瓶疮药。

  “谢二当家。”刘文才接过敷好,顺便给石焱把弩箭外身砍去,只余箭头,敷了许药,以免失血过多死亡。

  马贼起行,回到官道朝东面狂奔。

  “不甘吗?”刘文才驾马跟在最后,身后便是趴在马背上瘫软不动的石焱,他似自语般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