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大战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功法修改器 > 第二百零二章 鬼打墙

第二百零二章 鬼打墙

  用现实的基础构造幻境,最为真实,一半真一半假,他若是没多跃那几米,便掉下去了。

  “萱儿?”石焱大叫几声,环顾周围,颇有些烟笼寒水月笼沙的气氛,所见所闻都缩至极小范围,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只剩空荡回音。

  “试试破幻符?”石焱心中一动,想到了从吕清泉乾坤阵袋中得到的灵符,里面有一张破幻符。

  石焱取出瞧了一眼,没有使用,这张破幻符等阶不低,用在这里有些浪费。

  “公子?”

  马匹坠落,萱儿借力落地,翻滚一圈后站起呼喊,眼中灵力密布,扫视周围,周围所处环境与石焱所在一模一样,但就是看不到石焱。

  前一息,在她眼中,石焱与那匹老马一起从沟壑坠落,死无全尸。

龙虎大战  萱儿神情毫无变换,丝毫不信,环视数圈后眼瞳灵力散去,看不透!也得不到石焱的回应。

  当她视线挪移至怀中时,神情一动,噬魂剑?

  立即将噬魂剑拔出,剑鞘留下,剑身扔甩前方。

龙虎大战  噬魂剑呼啸落地,插入地面一半,没有了萱儿的压制,噬魂剑上,蝌蚪状符文肆掠而出,一道道符文如同长蛇,在空中挥舞吞噬不可见的鬼物力量。

  锃!

  石焱看到了前方五米外突然出现的噬魂剑,嘴角不由微翘,萱儿很聪明啊,噬魂剑一是死物,二是可吞噬鬼物力量,幻境不可困。

  当即走过将之拔起。

  萱儿早早等候在噬魂剑旁,见噬魂剑被人拔起消失,伸手抓去,希望能抓到石焱手掌,却抓了个空。

  “不是一个幻境么?”萱儿念叨一声,暂时放弃,凤栖楼见。

  “凤栖楼见。”石焱低念一语,持剑向凤栖楼方向狂奔,镇魂音隐现,任由蝌蚪状符文缠身,这样也好,有蝌蚪状符文的守护,鬼物无法直接侵袭他。

  耗费许内劲就耗费吧,千鹤灵丹他还有点,不难恢复。

  十分钟后,石焱到了凤栖楼外,整条大街上空无一人,月心节的喧闹完全消失,天空一片漆黑,除了月光稀薄可见,星辰一颗都瞧不见。

  街上好歹有些光亮,凤栖楼黑的渗人,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石焱扫视几眼,就要迈步进入。

  嘭!

  重物破空,擦着石焱后肩落地,石焱若没迈前一步,这重物就会打在身上。

  石焱转身瞧去,瞳孔轻缩,落下的重物竟是一具尸体,被扒掉皮的新鲜尸体,虽说新鲜,但一滴鲜血都没有,呈干枯状,与衙门口见到的数具尸体一般无二。

  庞大的高空下坠力,令尸体四分五裂,已经碎了。

  男尸?

  石焱后退一步仰视,前十六层都是一个模样,十七层在月光投射下,勉强能看到一个黑影,似在与他对视。

龙虎大战  那黑影……好像没有皮!

  石焱抿了抿嘴,这是在警告他不要多管闲事么?

  石焱静立几秒,大步迈入凤栖楼,抱歉了,他真的不是在管闲事。

  换做别人可能会走,毕竟一旦与鬼物碰面会发生什么,生死如何谁都说不准,但他不一样,一这红坊街是他管辖区域,出了大事他最先受罚。

  这鬼物想要逃离府城,必须将整个红坊街的人类吞噬才有点可能。

  这只鬼物有没有一晚将红坊街所有人猎食的手段,石焱不知,也不敢赌,这种情况,换做余桥镇鬼物的血肉触手,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二,鬼物猎食人类,进化自身,他也一样,只是他狩猎的对象是鬼物!以阴物进化自身。

  ……

  道路无限延伸,邢萱狂奔数十里后停下了脚步,按照常理,早就到了凤栖楼位置。

  纵目望去,荒无人烟,只有几盏点亮的灯笼随风摇晃,发出咯吱咯吱的难听声响,一排排灯笼延伸下去,被夜色遮盖不见终点。

  “鬼打墙么?”邢萱眼神平静,闭眸结印。

龙虎大战  一层灵力出现,不断堆积,最后将她整个人包裹覆盖,而且数十层叠加。

  如此下,邢萱闭着眼凭借记忆,一步步朝既定方向行去,几分钟后,她才睁开眼眸。

  “出来了!”

  邢萱环视一圈,看到新的街道,心中确定,远远已能看到凤栖楼楼尖,凤栖楼不远了。

  但还没待她迈步前行,街道尽头,幽幽皮影腔响起。

  是皮影戏的特定腔唱,不男不女,有些像未变声的孩童,不知是否为错觉,街道两侧的灯笼摇晃变快,里面的灯烛似随时会熄灭。

龙虎大战  蒙蒙夜色下,一名名浓妆艳抹的男女出现,踩着皮影腔曲的节奏,神情各异向邢萱跑来。

  随着临近,才能看清,这些男女身体空荡,只有一层外皮,被风一吹就会凹陷、软倒。

  皮下是四根竹竿,全靠竹竿支撑借力。

  邢萱漠然注视一切,在这些皮影临近时,她嗤笑自言:“是想牵制住我,好将公子解决掉么?”

  “那未免……也太瞧不起我家公子了……”

  话落,天空上出现一片片血色花瓣,先还稀少,随后越来越多,在地上覆盖了厚厚一层。

  邢萱大步冲出,踩踏血色花瓣处,出现一个漩涡,血色花瓣裹挟而起,在邢萱身体周围不断旋转。

  皮影越来越多,歪歪扭扭不受力冲来,它们头顶,随着邢萱临近,血色花瓣隐现!

  ……

  石焱进入凤栖楼后,意外发现,凤栖楼内非但有人,而且有很多,可谓堆积满满,每个区域,将人几乎是堆垃圾、堆杂物般堆积在一起。

  到底有多少人很难数的清,人挤着人,人垒着人。

  “没死!”石焱探指到这些人鼻尖,都有呼吸存在。

  诡异的是,这些人神情保持一致,时而惊喜,时而悲伤,时而恐惧……就好像统一陷入一个梦境。

龙虎大战  石焱朝上前行,一层接一层,每层都是如此。

  “石大人!救我。”六层时,楼梯后突然出现一人,是一名红倌,之前站在焦兰馨身后,与石焱见过。

  这名红倌哭红了眼睛,惹人忧怜,向石焱扑来,好似见到了安全的避风港。

  刷!

  石焱眼睛眨都没眨,一剑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