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大战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功法修改器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破庙

第二百一十七章 破庙

  半刻钟后,甄延的人如数进去,整个矿脉变得空空荡荡,再无一人。

  矿脉对面,小型瀑布浪花朵朵。

  瀑布顶端,距离地面大概二十米,站有两道人影,不靠近根本发现不了。

  “甄延也到了,原来第三人是他!”石焱意味莫名,冯家得到的信封有开封又重新粘合的痕迹,甄延手段不错啊,早早盯上了梁清河。

  “公子,我们现在下去么?”萱儿站在瀑布边缘,半尺高的水流从她腿脚边缘穿过,稳如生根,丝毫不怕被冲带下去。

  萱儿靠的是灵力,灵巧分开水流,冲击力不会临身。石焱则噬魂剑一落,插立身前不动如山。

  “不急,再等等,看有没有第二只黄雀。”石焱手掌拄按剑柄,遥望矿洞方向不急着下去。

  这黑烟有些诡异,应该与空间石无关,有两种可能,要不空间石后封着一空间秘境,这秘境中封有大妖,这黑烟与大妖有关。

龙虎大战  要不就是,这矿脉中有鬼!

  不管哪种可能,都不是一个好先兆,虽进去两名统领探路,但都是武修,面对大妖、鬼物会很无力。

  希望是后者,大妖远远不是他们可对付的,明凉府全上也够呛,需上报皇朝处理。

  “黄雀?”萱儿不解。

  “对,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石焱讲出华夏谚语,萱儿听不懂,他用九域这边的意思重新组合了下,萱儿才明白。

  “看,黄雀来了。”没等太久,石焱一指下方。

  萱儿顺着石焱指尖瞧去,果然!

  下方,一名身背巨大环刀的武修狂奔而来,整个矿脉没有一人,他肆无忌惮奔向梁清河与甄延进去的矿洞口。

  “还是一名老熟人,看样子是跟着梁清河来的,梁清河也无疑太废物了些,杀子之仇不急着报,让仇人逍遥法外这么久,还被反跟上。”石焱摇头叹息,为梁剑惋惜,黄泉下都咽不下这口气啊。

  三腾五跃下,武仆天锋停在矿洞口,先谨慎伸手探入,见黑烟没有伤害他后,才大步迈入,追随梁清河与甄延步伐而去。

  “有三名天罡境巅峰在,空间石的事瞒不住了,若要夺,需尽快!”石焱自语。

龙虎大战  “下?”萱儿一步准备迈下。

  “不,我带你走近路。”石焱抓住萱儿手臂,带她朝另一侧行去,那里也有一矿洞,直通向下,同样黑烟滚滚。

  整个青霞山都被掏空了,腹部空空如也,不管从哪个矿洞都能下去,梁清河那条矿洞太多人,容易暴露。

  黑烟似感觉到血肉临近,冲出矿洞冲向石焱,石焱不躲不闪,黑烟不管冲出多少都被阳光湮灭掉。

  面前这个不能称矿洞,而是矿井,幽深似无底。

  “下!”石焱轻喝,率先跳下。

  身体在与黑烟接触的刹那,朱雀罡气裹身,至阳一出,吞噬向石焱的黑烟一团团如避蛇蝎,齐齐分散周围。

  萱儿跟着跳下,灵力护体,黑烟不像遇至阳般避开,但无论如何吞噬,都弄不破萱儿护体灵力。

龙虎大战  石焱反持噬魂剑,借下坠力量猛地一转,将噬魂剑抵在矿井壁层,一时间,火花四溅,下坠的速度大幅度变慢。

龙虎大战  萱儿落下,双臂抱住石焱脖颈,稳住了身体。

  火花四溅中,二人于幽深中不断下落,黑烟似无穷无尽,黑暗未知令人灵魂颤栗恐惧,随着下落,透过井壁缝隙,石焱看到一方硕大的山腹世界,时隐时现。

  ……

  矿洞内,黑烟无穷无尽,即便有晨光晶与火把开路,也勉强只能照亮三米,再远完全看不到,这种天地一粟只剩自己的黑暗恐惧,能把人逼疯,都有些像邪潮了。

  顾啸威与贺家姐妹铁链串联走在一起,贺亚雨紧紧挽住顾啸威手臂,紧张的手背青筋毕露。

  黑烟中,除了呼吸便是踩着脚底尸骨的脆响。

  “大人,通往异石的矿洞塌了!”突然,队伍停下,前方几名大头目脸色难看,等待后方梁清河上前。

  “塌了?怎么回事?”梁清河带着韩南上前,前方两米处,扔着一颗晨光晶,将周围三米照亮。

  可以看到,这原是一处分叉矿洞入口,洞口却整个坍塌下来。

  “不知晓,属下到了后就这样了,也没有人工破坏的痕迹。”天罡境大头目如实回答。

  “挖,可能只是洞口塌陷。”梁清河额头青筋狂跳,好好的怎么会塌陷呢?必定是人为,他前一刻来取空间石,下一刻入口就塌了,不是人难道鬼不成!

  大头目听令带人去挖,一刻钟后,大头目从废墟中钻出,一身灰尘。

  他手持火把,报告道:“统领,不止是洞口,整段都塌了,这条通道不能再走,想要打通最少要十天!”

  “十天?还有其他通道吗?”梁清河只觉得心口憋着一团火,想杀人。

龙虎大战  “看地图上标记,只有这一条矿洞。”瞧视见梁清河硬憋的怒火,大头目心中忐忑。

  “韩南,想办法吧,想出来活,想不出死。”面前是一名天罡境大头目,梁清河不好发火,转视身后韩南。

  韩南身体一颤,无妄之灾啊,他拳头紧了紧心乱如麻,脑子开始疯狂转动。

  梁清河在府城传闻一向不好,说想不出来杀他,百分百会杀。

  可越是着急,越想不出究竟。

  梁清河目光变冷,手指隔空停于韩南额头处,就要点下。

  “破庙,我想到了!”韩南猛地嘶吼出声,令梁清河即将点出的罡气散去。

  “你说什么?什么破庙?”梁清河皱眉,牛头不对马尾,韩南若是敢骗他再杀不迟。

  “就是意外挖出的破庙,破庙后有一条小道可通往异石地。”韩南喘着粗气回答,这是下面矿奴告诉他的,具体是谁忘了,他没亲眼见到,但料想那名矿奴不敢骗他。

  “好。”梁清河爽朗一笑,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下令道:“韩南带路,极速前进,全部都准备好融皮符,前方黑烟可能没吞噬过血肉,将那五百名矿奴带到最前,随时准备喂黑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