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大战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功法修改器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刑堂来人

第二百四十五章 刑堂来人

  见昌一铭满脸羡慕,石焱又道:“昌一铭你管好钱库,我不会亏待你,拿一百枚灵币,与彭虎彭豹二兄弟分,尽快将实力提升上来。”

  “是,属下……”昌一铭狂喜跟着跪下,如松源般表忠心。

  二人都是口舌生莲,心思聪慧之辈,说起话来一套接一套,马屁拍的比谁都响。

  “下去吧,尽快将所有灵币换成皇朝大额灵票给我送来,我有大用。”石焱摆手,他需准备极窍境的修炼资源了,极窍境的修炼极耗钱财。

  他知道一种特殊方式,或许可凭借这种方式,省略不少阴力,直达朱雀禁典下一层,晋升极窍境。

  “对了,这两条送你们。”石焱走神间有两条烤鱼略焦,但不影响食用,见二人时不时咽一口唾沫,索性送给他们。

  “谢大人!”松源与昌一铭惊喜接过,感谢一句后迫不及待准备啃食。

  可二人刚刚咬下一口,便察觉到一道冰冷的视线扫来,一道道灵力盘旋他们周围。

  二人一脸冷汗,昌一铭也万万没想到,萱儿竟然是一名灵修,他也是最近才知晓,知晓后很后怕,当日他虽将萱儿捡回,但也没对萱儿多好,与对普通侍女一样,各种呵斥,现在想想,真是他娘找死。

  “我再多烤几条。”见状,石焱莞尔一笑,将几条腌制好的鱼扔上烤架,萱儿这才作罢,将环绕二人身体周围的灵力散去。

  “属下告退。”灵力一散,松源与昌一铭告退一声,速度离开。

  松源与昌一铭离开没多久,一名高级门徒惊慌跑至,喘着粗气禀告道:“大人,不好了。”

  “什么事,别慌。”石焱皱眉抬头。

  高级门徒惊慌道:“刑堂的人闯进来了,我们拦都拦不住,有几个兄弟差些因此被抓。”

  “刑堂?”石焱眉头轻挑,并不意外,只是来得有些慢吧?濮元伟是他昨日杀的,刑堂的人现在才来?

  不等石焱吩咐,只见身着刑堂衣袍的三人撞开围堵的众门徒,大步走向这边。

  “好了,你下去吧,取总堂速鸽与纸笔过来。”石焱让手下离开,不紧不慢给烤鱼加各种调料。

  “是。”

  等刑堂三人走近后,石焱意外发现,左后一人居然是当日陨星门铁索桥边见过的谷劲杉,刑堂小头目,他还买了谷劲杉一套房子。

  谷劲杉与石焱对视下,一脸尴尬。

  领头者是一名眼皮很厚的男子,腰挎刑堂制式长刀,脸色阴沉,身着刑堂大头目衣袍。

  走近后,领头者沉声喝道:“谁是石焱?”

  话毕,久久寂静。

龙虎大战  石焱与萱儿头都没抬,一个认真烤鱼,一个认真吃鱼,完全无视了领头刑堂大头目的问话。

  “谁是石焱?”领头刑堂大头目盯着石焱,胸脯鼓起,继续问道,还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刑堂大头目脸色阴沉至极,刑堂在陨星门位高权重,刑堂堂主都由门主亲自兼任,他走到哪里,即便是同级大头目都对他客气的很,生怕犯事。

  今天倒是遇到了角色,连喊两声都没有答复。

  “鄙人刑堂大头目……”刑堂大头目取出身令,对准石焱高声自我介绍一遍。

  石焱抬头问道:“什么事?”

龙虎大战  明知故问,刑堂大头目心头冷笑一声,表面例行公事道:“你就是石焱石大头目?有关你昨日疑似杀害真武西南分堂大头目濮元伟的事,需赴刑堂问话,也无需担心,只是正常的问话,我们调查清楚后就会送你回来。”

  “哦,知道了。”石焱翻出辣椒粉末,给烤鱼均匀洒抹。

  “石焱大头目,还请配合我们刑堂,请立即随我们走,职责所在,不要让我们难做。”见石焱没当回事,刑堂大头目心中满是邪火,准备强硬动手,想了想又算了,他不是石焱对手。

龙虎大战  石焱能杀濮元伟,证明实力在濮元伟之上。

  残害同门啊,这可是大罪,刑堂高手众多,他拿不住石焱,等石焱到了刑堂,入了刑堂诏狱,到时候跪在他脚下求着给他好处,他都不会眨一下眼睛。

  石焱将烤鱼翻了个面,向谷劲杉邀请道:“谷兄又见面了,还没吃早饭吧?一起过来吃点?”

  “不了不了,石大人您随意。”谷劲杉连连摆手,脸上满是陌生,他本就与石焱一面之缘,二者实力、地位差距越来越大,再加上今天这事,没有完全明确前,最好少说话,少站队。

  “石焱!”刑堂大头目见石焱一直无视他,终于忍不住怒意,沉喝一声。

  哗!

  石焱身形一闪,出现在刑堂大头目前,两者之间的距离不足半米,他微微一笑。

  刑堂大头目一惊,先天灵识下地罡罡气极速覆盖身体,他是地罡境巅峰,在大头目中不算弱。

  见到石焱笑容,不知为何,刑堂大头目自骨髓深处散出一股寒意,令身体发冷,发僵。

  嘭!

  石焱猛地一掌擒拿住刑堂大头目脖颈,顺势提起再砸向地面,蹲身连砸三下,将草地砸出三道深坑。

  刑堂大头目哼都没哼一声,歪头昏迷过去,脖颈上,被至阳罡气烧焦,有一黑焦掌印。

  原本还有罡气阻挡,石焱也没主动捏破对方的护体罡气,以免不小心用力大了将对方捏死。

  只是昏迷后罡气会自行消失,石焱收掌也不慢,但至阳罡气太烈,还是在刑堂大头目脖颈上留下了焦痕。

  “你……我!”谷劲杉身边那名刑堂小头目见石焱如此,吓得脸色惨白,身为刑堂人,何时遇过这种事?哪个不是对他们毕恭毕敬。

龙虎大战  石焱手掌似刀,不等对方喊出声,砍至对方侧颈。

  刑堂小头目眼睛一翻,一声没哼昏迷倒地。

  “石,石大人?您这是?”谷劲杉瞠目结舌,才回神反应,结巴着后退。

  “谷兄生分了,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石焱轻笑,他虽不怕刑堂拿他,但知己知彼总不是坏事,谷劲杉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刑堂另外两人也被他打晕,帮谷劲杉解决了后顾之忧,谷劲杉知道什么都可告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