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大战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功法修改器 > 第三百二十四 抓捕妖孽以祭天

第三百二十四 抓捕妖孽以祭天

龙虎大战  手指轻弹,一道火罡出现,将萱儿周身护持。

  雨水与火罡接触,发出嗤嗤轻响,水火不容,轻松被蒸发干净。

  “谢谢公子。”萱儿对石焱甜甜一笑,撤去了周身灵力防护,对石焱百分百信任。

  石焱俯视四周街道,只见一名名百姓仰头大口吞咽雨水,一脸狂热,甚至有的人嫌弃雨水太少,俯下身体将地面积水喝下,与其他人争抢。

  诡异的是,哪怕喝再多,也不见肚腹鼓起,似进入肚腹一息就溶解了干净。

龙虎大战  萱儿颦眉道:“公子,这雨水就是车夫说的圣水吗?什么生生世世,魂魄不灭,我看是邪水还差不多。”

  “这圣水应该与这些人体内的小虫有关,这虫子吸血,只是不知这血吸来有什么用。”石焱虽与道台离得远,但黑色虫子中多了很多血色晶莹,汇聚一起不能再显眼。

  石焱突想到那符箓燃烧后的黑烟,飘向了江阳镇方向,心中一激灵。

  石焱又发现一处异常,众多武者囚徒堆积在一起,他们头顶三米处似有一股无形力量影响,无形力量所在与道台齐平,雨水落下后统统消失不见。

  众多武者囚徒后背发凉望着眼前一幕,见过虫子从普通人身体爬出,他们隐约猜到与雨水也就是所谓的圣水有关。

  原还害怕自己也变成那样,但发现有力量影响,不让雨水触碰到他们后,齐齐松了口气。

  只有肥胖女子在冷笑,这里也只有她知晓真相。

  “圣水临,祭天继续。”道童再度摆手。

  一名名普通人自行从道台后走出,跪地在众多武修囚徒前,数量不少,足有百人。

  众武修囚徒身心发凉,这百名普通人体内若也有虫子,那得有多少,汇聚一起能将在场所有人啃食。

  道童开始讲述在场众武修囚徒的罪行,然后归于邪魔,一名名讲述,每一字都传遍全城,要让全城百姓认识到众武修囚徒的罪恶。

龙虎大战  有两名地罡境武修前车之鉴在,没人敢反驳,也没有反驳的必要,他们已经看出,这就是个流程,也不知是在骗宁乾城所有民众,还是在骗对方自己。

  “祭天开始。”讲述完罪恶,道童又取出一新的道牌,肃穆扔至众武修囚徒面前。

  就如古代斩立决般。

  下一息,上百名普通人眼珠爆碎,一只只黑色虫子爬出,在地面汇聚成虫海,呈包围状向众武修囚徒爬去。

  众武修囚徒实力都在先天之下,被锁劲链控制,没有内劲下丝毫反抗不得,先有虫海,又有力大无穷如怪物般的上万兵卫,还有从始至终没有出手的众道童。

  更别说还有一名居藏帘轿,高深莫测,操控一切的天师。

  看不到生的希望。

  惨叫声不断,黑虫过境,从外到内侵袭,简直是人间地狱。

龙虎大战  这里堆在一起足有千名武者,疯狂向外冲杀,可惜毫无作用,连虫海都冲不过去,一堆堆死亡。

  口中大骂妖道,大骂天道不公。

  虫子体内的血色越发晶莹,千名武修死亡一半时,黑虫已经变成红黑交接。

  “放肆。”在黑虫杀人至中间时,肥胖女子猛地站起,身上锁劲链爆碎成一节节,二字如钟鸣,在宁乾城回荡不休。

  天上,一道道灵力汇聚,灵气风卷现,将天上雨滴都卷动吹散。

  肥胖女子衣袍猎猎作响,手掌结灵印。

  二品灵术,断空风卷。

  四道风卷出现,以肥胖女子为中心向外爆发,将地面黑虫全部卷退。

  对此,道童没有任何变色,冷视肥胖女子,不急不缓的道:“你这名妖魔,不懂天意,天师让你死,你还敢反抗不成?”

  “笑话,一名假道人,妖道而已,装什么狗屁天师,还让我死,我就不能生?”肥胖女子嗤笑道:“你刚刚说我屠杀自己父母,叛出族群,这就是你给我定下的罪,你可承认?”

  肥胖女子用上了灵力传音,不惜耗费灵力传向整座宁乾城,尤其是城主府方向。

  “此乃事实,你这妖孽休要狡辩。”道童抽出道牌,准备布命,身后众小童已迫不及待,上万兵卫分出一部分也包围向肥胖女子。

  肥胖女子被气笑了,寒声道:“真不知谁是妖孽,你可知我是谁?”

  说话间,肥胖女子从腰间隐藏的乾坤阵袋中取出一身令,向四周兵卫环喝道:“我乃宁乾城主曾乐生之女,曾元霜,你们向我动手,是要背叛城主,背叛皇朝吗?”

  此话一出,加上身令在月光下显露分明,让冲来的众兵卫立即停步,后面的兵卫刹不住脚,前后撞在一起,齐齐震惊望向肥胖女子曾元霜。

  竟然是城主之女!

龙虎大战  道童一成不变的神情终于有了变化,惊疑瞧视曾元霜手中身令,是城主府身令,确定为真后转身瞧视帘轿。

  上万兵卫向曾元霜汇聚,想要看清曾元霜手中身令,一时间,浩浩荡荡在空地站满,堵得水泄不通。

龙虎大战  黑虫被曾元霜灵力压制在地,无法动弹,对众兵卫没有损伤。

  众兵卫中走出一名名大队长,实权领兵者,走至曾元霜身前,最前者惊疑道:“小人斗胆多嘴问一句,小人在城主大人麾下做事三年,从未见或听说城主大人有女儿。”

  曾元霜冷哼着解释道:“元霜还有一个身份,为冲虚宗内门弟子,年少灵根成熟后就被接去宗门修炼,你们自然不知了。”

  同时取出一玉佩,此玉佩为她父亲玉佩的副佩,手下人一看就明白了。

  “属下见过曾大小姐。”最前者与其他人对视数眼,一起下跪行礼。

  “我父亲被妖道迷惑,立即给我斩了那名妖道,我要妖道的项上人头。”曾元霜指向道台中央帘轿以及众道童。

  闻言,为首者皱眉道:“还请大小姐注意称呼,天师为城主亲尊,由府城而来,地位尊崇,旁人不得有辱,我等受城主之令,保护天师,抓捕妖孽以祭天,大小姐从冲虚宗一路赶回,舟车劳顿,还是回城主府休息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