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大战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功法修改器 > 第三百二十二 祭天

第三百二十二 祭天

  见到石焱,这两名道童脸色微变,想到了街上与石焱照面的一幕,移开了目光没有再与石焱对视。

  之后,再无一名兵卫来打扰石焱。

  一炷香后,众兵卫与道童离开,富源客栈是最后一间,带着一字长龙般的囚车,向城中心祭祀地行去。

  “假道为祸,城主昏庸……”

  “贼道不得好死……”

  “放开我们,你们凭什么抓我们?客栈老板与宁乾城官吏狼狈为奸。”

  ……

  一道道怒骂,毒骂不断,声音随着队伍渐行渐低。

  “公子?”萱儿将石焱外衣取来。

  “走吧,过去看看,或许有什么其它发现。”石焱穿上外衣,将噬魂剑收背至背,从窗口跃下。

  萱儿一身红袍,紧随其后。

  ……

  宁乾城中心,有一露天道台。

  这道台十米方圆,高三米,上面摆满了各种祭祀器具,中央放有一帘轿,依稀能看到里面坐着一名手持拂尘的紫袍道人。

龙虎大战  道台周围站满了道童,神情肃穆,不住往天上抛洒符箓,随风散向全城。

  道台在空地中心,空地四周站满了兵卫,足有万人,如宁乾城这般小城,守城兵卫才三万左右,一场祭天就动用了三分之一的兵力。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道音嗡响不断,覆盖整座宁乾城。

  道台正对的一酒楼顶端,五层酒楼,是宁乾城最高的建筑。

  石焱与萱儿蹲身隐藏其上,向四周眺望。

  可以看到,城中一条条街道上,无数民众出现,大部分都是衣衫不整从家中跑出,男女各半,没有任何羞耻心,跪伏在地上,痴迷聆听道音。

  宁乾城可是有五十多万人口,这一眼望去,基本都出来了。

  “控神术法么?”石焱皱眉,完全分辨不出。

  “公子你看。”萱儿一指下方某处。

  石焱顺着萱儿所指望去,只见囚车从各处街道出现,一共四队,如四条长龙,东南西北分别行至道台前。

  众多兵卫将囚车内的武修押出。

  石焱在萱儿所指处,发现了富源客栈一楼看到的那名肥胖女人,当时还举杯向他敬酒,也是他唯一看不透修为之人,应该修行了高深敛息灵术。

  是完全遮掩,如他自己虽有千面,却也主动放出了一些气息,强度在天罡境左右。

龙虎大战  “快点,别磨磨蹭蹭。”兵卫们喝骂不止,一兵卫推攘肥胖女人肩膀一把。

  肥胖女人已无斗笠,长相普通,若搭配上脸上与腕臂的疤痕,就显得丑陋了。

  被推攘一把,肥胖女人横眉冷扫兵卫,兵卫莫名感觉身体一凉,但没什么惧意,天师当面,除了城主,整个宁乾城没谁能翻出天师掌心。

  “你怀疑她隐藏了实力?”石焱凝视肥胖女子,轻声道。

  萱儿重重点头。

  “静观其变吧,我们的目标只有鬼物。”石焱平静道,原本他以为城主被鬼物控制,才不将江阳镇的消息上报,现在看来,反而跟这名天师有关。

  一切命令似都是天师控制城主下达。

  不管是这道音,众多兵卫猛然提升的实力,还是车夫体内的虫子,他都看不透,三者都与天师有关。

  先有通藏境武修刺杀天师,现有肥胖女子隐藏囚徒中,扑朔迷离啊。

  “时辰到,开坛祭天。”一名道童站出,尖声细语道,声音传播极广。

  “跪下!”众兵卫怒喝,将锋锐刀刃并到众武者囚徒脖颈上。

  众武者囚徒被锁劲链束缚,半点反抗不得。

  最前方有两名先天地罡境武修,四肢被削掉,如人俑般竖立地上不动,惨叫声不绝于耳。

  肥胖女子跪地,冷视上方帘轿,准确的说是在冷视帘轿内的天师。

  众道童将火把点起,将一张张符箓点燃抛向空中,脚上踏着奇怪步伐,口中吟唱不断。

  酒楼顶,石焱一指探出,将一张先前飘上来的符箓夹回查看,果然,与先前在街上抛洒的道符不同,这是张灵符。

  只是这符箓他看不懂,翻动贤淳道人留下的符箓册也没有。

  石焱内劲一动,灵符燃起,只是与普通灵符不同,这灵符燃烧的是森冷之火,随着燃烧,顺着石焱手指到手臂,结出一层薄冰,冻寒伤人。

  转劲为罡,至阳罡气下,寒冰瞬消,灵符正好燃完,一道黑烟飘向一处方向。

  “那是?”石焱心头一震,江阳镇。

  “萱儿,探查本质。”石焱目中,五窍秘力运转,这他才能看到肉眼不可见的黑烟,但也仅限如此,瞧视下方,没有任何发现。

  还没看到帘轿处,就被一种无形力量扭曲,还不如肉眼看到的多。

  “公子稍等。”萱儿手结灵印,以免被他人发现,没有调动丝毫天地灵气,全部以体内灵力凝术。

  一品灵术,三分瞳变。

  这是她唯一掌握的瞳术,石焱从造化之地得到的秘籍里没有瞳术。

  萱儿闭眸一息,然后睁眸扫去,扫视数圈后收术道:“公子,只发现天上有一道道黑烟向一处方向离开,其它的看不到,天师所在更是被一层奇怪力量扭曲,什么都看不见。”

  “与我看到的一样,萱儿你能察觉到这天师身上有鬼气吗?”石焱皱眉,这天师是人是鬼?

  “察觉不到。”萱儿摇头。

  萱儿似很不甘,手指边缘灰意隐现,贝齿轻咬红唇道:“公子?要不萱儿?”

  她想出手试探天师深浅。

  “静心,自然有人去试探,这不来了。”石焱呵斥萱儿一句,话毕,他眺望对面一二层民居屋顶。

  萱儿顺着石焱视线望去,果然,那里不知何时出现一名腰间挎刀男子,正是先前街上遇到的那名灰衣人,通藏刀修,实力强劲。

  “祭祀开始。”为首道童手持道牌,向天鞠了三躬,又向地鞠了三躬,肃声道:“天师德侔天地,道贯古今,删述六经,垂宪万世,为生民之所未有,集往圣之大成……”

  道童不断叙述天师功德,一脸天地正气。

  城中兵卫、民众无不敬畏,似视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