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大战

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特种岁月 > 第186章 第四天

第186章 第四天

龙虎大战  那天晚上,野猪死了五头。

  庄严打死的第一头最大,将近两百斤。

  其他几头从几十斤到一百斤不等。

  七班的学员们和赶来看热闹的其他区队士兵一起将五头猪扛回了大队部宿营点。

龙虎大战  本以为今晚肯定有篝火晚会加野猪肉烧烤派对了,没想到大队长温志兴笑眯眯地围着几头野猪看了一圈,夸了七班的学员几句之后,一挥手,对副大队长说:“老何,先让炊事班的把野猪放好,明天一早让车运回大队去存放起来,等我门野外训练结束了,回到部队再分给各个中队。”

  就这一句话,让庄严的愿望顿时落了空。

  那天晚上,他睡觉总是睡不着。

  也许是因为这几天真的太饿的远古,庄严老想着那些野猪肉,一闭眼就梦到自己在烧烤,然后就笑了,一笑,人就醒了。

  第四天和之前的三天完全不同。

  一天的行程里,全部人都没再为水发过愁。

  倒不是这条路线上水源多,其实走到现在,路是越来越难走,而且有水的地方越来越难找。

  可是,这天确是庄严四天里最难过的一天。

  斗说六七月的天,小孩的脸,说变就变。

  前三天斗事烈日当空,万里无云,可是丛第三天晚上的暴雨之后,淅淅沥沥的雨水开始没再停过。

龙虎大战  之前骄阳如火的时候,庄严每天走在路上心里都在叨念着如果下雨就好了。

  可是第四天,庄严在倾盆大雨中行军才发现,自己其实挺傻逼的,出太阳好像也挺不错的。

  丛林行军中,遭遇短暂的暴雨是一件不错的事情,降降温,还能搜集点饮用水。

  可是一整天下雨,那就是一件要命的事。

  就连经验丰富的罗小明这回也显得有些紧张,不少上山和下山的路线根本不能算是“路”,大雨让山地行军充满了危险性,不少地方都是大家将背包带链接起来,先行拽住绳子让其中一人下去,固定好了再下人。

  庄严已经滑倒不知道多少次,身上早已经到处泥巴,看起来就像一只泥猴。

  更要命的是,水虽说不缺了,可长时间的下雨,导致人的体温下降,需要大量进食才能维持体力,所以,第四天,压缩饼干几乎全部告罄,只剩下一些米。

  途中根本没法生火煮东西吃,因为在雨中生火虽然并非办不到,可是消耗的时间太多,耽误行程太长。

  本来大雨就影响了行军速度,加上必须在天黑前赶到集合点,否则夜幕加上大雨,没人敢冒这种险摸黑前进。

  体力在之前的几天早已经耗费得差不多了。

  虽然一天行军40公里对于受过训练的人来说听起来并非难事,可这里是山区,又是野外,各种因素往往会很大程度上影响队伍前进。

  包括在雨中进行定位,根本看不清远一些的山脉轮廓,包括军用地图上标记的那些标志物,也被雨水遮挡,难度几何级上升。

  庄严这才明白,要当一个合格的精锐陆军里的班长,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

  不过,七班的运气尚算不错,在罗小明赶羊一样的催促下,居然六点一刻就已经到达了宿营地。

  到了宿营地,问题再次接踵而至。

  首先是生火,雨势进一步加大,导致了所有选择挖散烟灶的地方挖下去就渗水,加上雨点不断落下,根本没法将火点起来。

  忙活了好一阵,大家这才想起需要砍些树回来做个简易的棚子,在棚子地下挖灶做饭,这样至少可以遮挡雨水,能让火点起来。

  晚饭已经没有肉食了。

  昨晚打了野猪,肉却被送回了大队里去,加上因为野猪的原因,大队昨晚禁止所有士兵外出进入丛林内装陷阱捕猎,而今晚就算放置陷阱,恐怕也要明天才有收成。

  这是所有人最艰苦的一晚。

  七班能够搜集到的食物只是一些马齿笕和鱼腥草之类的野菜。

  将这些野菜洗干净,放在战备盆里和米一起煮,放点点盐巴,勉强算是一顿能塞饱肚子的晚饭。

  用雨布搭建简易帐篷已经无法档住雨水,所有人只有到附近的树林里砍一些小树回来,用背包带捆成一个丛林遮棚。

  丛林遮棚搭建要比简易的一面坡帐篷复杂许多。不过有个好处,遮棚防蛇虫和防雨性能比一面坡型的简易棚子要好很多,丛林遮棚一般距离地面几十厘米,甚至可以搭建再树上。

  有句口诀叫做:“先撑棚架后盖顶,围墙铺床同时行,最后挖出排水沟,铲除杂草把地平。”

  口诀里说的就是这种丛林遮棚。

  足足鼓捣了一个小时,庄严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散架了。

  钻入丛林遮棚里休息的时候,大家又用剩余的野菜煮了一点点热汤,用来驱寒。

  所有人淋湿的迷彩服斗挂在了遮棚的顶部棍子上,遮棚里面全部用被子和蚊帐铺上,相比起外面,显得干燥许多。

  庄严和严肃、徐兴国三人坐在遮棚的入口处,头顶是雨水砸得噼里啪啦作响的雨布。

  由于一直在淋雨,体温已经降到了很低,庄严觉得自己的身体正在不受控制得发抖。

  “马勒戈壁……冷死我了……”

  他赶紧从91式背囊里取出一件作训服套在身上,用毛巾擦干净头上的水珠,伸手摸了摸额头。

  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着凉。

  一旦着凉,就算可以去大队部找军医李尚悦拿药,之后的形成恐怕也很难继续。

  退出训练,这实在太丢人了。

  还好,额头的温度正常。

  庄严松了口气,端起饭盆然后猛喝了一口热汤。

  “舒服啊……”

  热汤顺着食道滑入胃里,冰冷的身体总算有了些难得的热度。

  闭上眼,此刻庄严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这该死的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

  徐兴国喝着汤,也感慨道:“老严、老庄,你们觉得……我们是不是最辛苦的陆军了?”

  庄严无奈地笑了笑说:“不知道,反正我现在算是明白接我们来教导大队那个师部参谋说的那句话是啥意思了。”

  “哪句话?”徐兴国问。

  庄严笑得更无奈了,说:“到了教导大队,别把自己当人,当狗看!”

  严肃说:“我们应该还算不上最辛苦的。”

  “我们还不算?”徐兴国说:“我想不出还能再辛苦成啥样了,一个礼拜七天,我们训练六天班,还有,听说月底我们又要出发,参加全师统一的海训了。”

  严肃道:“你们听说过军区特种大队吗?”

  徐兴国摇头。

  庄严眼睛一亮,说:“我听过,老迷糊说过,他说军区有个特种大队,很厉害,偶尔会来我们部队挑人。”

  严肃盯着外头的雨,似乎陷入了沉思,良久才道:“如果他们来挑人,我一定会去参选……”

  转头又问庄严:“老庄你会去吗?”

  “特种大队?”庄严笑了,“我没想过,我过来当兵的时候也是糊里糊涂的,没你那么远大的理想。”

  严肃说:“当兵,就要当最牛的兵,去最厉害的部队,这才是兵。”

  庄严想了想说:“你为什么不直接让你们家人帮你弄去特种大队?”

  “我不想靠关系。”严肃说:“很丢人,如果我有本事,我迟早能去,如果没本事,去那里也没意思。”

  庄严无法理解严肃的做法。

  徐兴国忽然说:“熬吧,明天事最后一天了,过了明天,咱们算是又闯过一关了。”

  正聊着,营地上空忽然响起了急促的哨子声。

  嘟嘟嘟嘟——

  几人一愣。

  庄严说:“都什么时候了?还吹集合哨?”

  “肯定出事了。”徐兴国站起来,跳出遮棚,那起湿淋淋的迷彩服套在身上,“还不赶紧去集合?”

  庄严的心咯噔一下,觉得这么晚吹全队集合,估计是没啥好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