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大战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墟纪 > 第一百零五章 千幻轮回道

第一百零五章 千幻轮回道

  满意的收下三件法器,赵安略略沉吟,右手轻轻一挥,面前的桌子上凭空出现了一枚碧绿色的丹药和几把黑色的小旗。

  “朱掌柜,我这里还有两个东西,还希望朱掌柜能帮我鉴定一下究竟是何种宝物。”

  朱掌柜低头看了看,仔细观察片刻,开口道,“若是在下没有看错,这些黑色的小旗应该是阵旗,可以用来布置一些简单的阵法。至于这颗丹药嘛,闻上去虽然没有任何味道,可偏生颜色又如此艳丽,要是我没猜错的话,有可能是颗毒丹。”

  “毒丹?”赵安眼中闪过一丝讶色,没有想到会收到这样的回答,不过更让他没想到的,是手中的那几面小旗竟然是阵旗。

  “本店这里倒还真的有一本关于阵法的书籍,既然赵老弟手中有阵旗,不如买一本阵法的书籍回去体会?”朱掌柜天生的生意人,一看见机会自然不会放过,马上开口推荐起店中的其他东西。

  赵安对那阵法倒是真的有些好奇。

  之前他被那邪修的瘴阵弄得苦不堪言,却又苦无破阵之策,着实难办。现在既然有了现成的资源,他自然不会放过。

  当下赵安又狠狠心购置了一本阵法的书籍,在朱掌柜满脸灿烂的笑容中,告辞离开了万宝楼,回到了青云系。

  刚一回到自己的洞府,赵安便马上叫来宗系中管事的弟子,交代吩咐了一些宗门的事情之后,就宣布自己要闭关几月,不得任何人打扰。

  随即赵安彻底封死了洞门,盘膝坐在了山洞之中,准备好好修行在禁地中领悟的幻术。

  只见赵安深吸一口气,随即右手轻轻一挥,顿时无数金黄色的符文密密麻麻的浮现在了半空之中。

  “千幻轮回道……”

  赵安慎之又慎的将面前的符文看了一遍又一遍,确定自己没有一个字落下之后,渐渐的眼中涌出狂喜之色1

  “向死而生,向生而死……如果这上面的功法说的是真的,那么此幻术修炼小成时,可化残为整,让断肢再生。修炼到中成时,可使枯木重生,逆转生死。而修炼大成之后,足以轮回世间一切因果,逆天而行!”

  赵安对于道术了解甚少,唯一熟练的不过是纵风术,哪知道这次禁地之行竟然让他知道了如此厉害的术法!

  可还未等赵安高兴太久,赵安便眉头紧紧皱起,盯着面前的符文开口念道,

  “此功法虽然威能巨大,可修炼之时,修炼之人周身会弥漫出浓郁的死气,这死气足以迷惑人心,让修炼者沉迷其中,功亏一篑。只有冲破死气,向死而生,方能轮回。”

  赵安沉吟半晌,对这功法中记载的关键之处又细细的瞧了几遍后,左手缓缓在身前画出了一个小周天,调理了呼吸吐纳之后,便照着符文的法决修行起来。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就在赵安一心按照那幻术上记载的法门修炼时,忽然一股冰冷的气息诡异从其脚底涌起,仿若倾泻的洪水般“轰”的一下倒灌全身,激的赵安一个哆嗦,骇然张开双眼。

  一瞬间,只见赵安的表情疯癫,目中露出浓烈的绝望和悲伤之色,双手痛苦的抓着头,面相狰狞可怖,看上去几欲成魔!

  “啊!”

龙虎大战  赵安瞳孔中血丝尽显,脖颈向后一仰,痛苦的大声嘶吼起来。

  猛地抬起手,赵安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左手,深吸一口气,向着自己的天灵盖狠狠拍下去!

  “砰!”

  一声巨响,赵安身下的平石陡然被碎裂的四分五裂。

  “呼哈……呼哈!”

  赵安大声喘着粗气,双目惊魂未定的看着自己的左手,面上冷汗直冒。

  “这千幻轮回道当真邪门,若非我事先布置了手段,恐怕刚刚我就会在死气的控制之下,自我了断,命丧当场了。”

  赵安看着面前的符文,想想刚刚自己的那股求死之意,仍然后怕不已。

  想了想,赵安一拍腰间储物袋,寒光闪烁之间,匿息刀稳稳的停在了半空之中。

  深吸一口气,赵安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尽数喷在刀身上,听得匿息刀清脆的鸣声之后,赵安这才微微一放心,就在刚刚他将自己的一丝的神识分出融入刀中,只要自己再做出要自杀的事情,就及时出来阻止。

  将自己的后路安置好之后,赵安目光一凝,再次盘膝修炼起来……

  此时距离赵安山洞不过几十里的地方,有几个人围坐在一个火堆旁,盯着中间的吃食,一脸兴奋。

  “你离远点,口水都要滴上面了。”

  “哦。”

  项齐极为嫌弃的将周泽推开到一边,看着后者一脸贪婪死盯着吃食不放的样子,心中着实是有几分鄙夷。

龙虎大战  “真是不知道赵师弟在哪捡了这么一个白痴。”

  陆高轩冷哼一声,可嘴上虽然说得不客气,却还是暗中施了一个凝冰诀,从火堆上撕下来了一大块肉,扔到了周泽的手里。

  自上次赵安被关在禁地,周泽在赵安洞口结识了三人之后,便时常聚在一起偷偷开荤,每每赵安闭关或者是下山的时候,他便

  最近宗系传出赵安闭关的消息之后,周泽无聊中更是赖上了陆高轩三人,每日没羞没臊的蹲在一旁,眼巴巴的等着吃现成的。

  就在周泽大快朵颐之际,忽然他眼神一变,猛地站起身,向着远处赵安的洞府方向望去。

  此时山洞之中,赵安面容狰狞,左右双瞳竟诡异的分别呈现出黑、金二色,仔细一看,那黑、金二色竟然隐隐幻化成了两条河,其中一条黑河死气弥漫,而另外一条金色河流却是生机盎然。

  视线所及之处,无数幻象疯狂从赵安的瞳孔中呈现。

  在他的金色瞳孔之中,所见之物具是日常最为期盼梦想之事,而另外一只黑色河流的瞳孔之中,呈现的全都是赵安心底最深处的恐惧和压抑。

  “向死而生、向生而死……究竟该如何才能生死轮回!”

  喜、怒、哀、悲、惧种种情绪,在赵安的脸上反复出现,此时他全身修为和神识都被千幻轮回道的生死之气过度消耗,整个人疲惫不堪,可以说现在便是他死气蔓延最浓郁之时。

  赵安甚至有种预感,如果再不采取办法,那么他早晚都会陷入眼前无穷的幻象之中,彻底迷失其中。

  就在赵安重新运转体内的修为时,下一刻,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赵安只觉眼前一黑,仿若被人用黑布遮上了眼睛,彻底置身在黑暗之中。

  原本的洞府彻底消失不见,空旷和黑暗之中,竟“哗啦啦”的传来了一阵流水声。

  “这是哪里……”

  赵安站起身,惊讶的看向四周,却望见一条金黄色的河水在脚下流淌,河水绵延向着黑暗的尽头,仿若一条金黄色的彩带,耀眼而明亮。

  “这究竟是幻象还是真实?”赵安喃喃的开口,神色中露出一丝茫然。

  弯下腰,金黄色的河水触手冰凉,“这河流的尽头,是什么?”

  赵安侧着头,向着金黄色河流的尽头看去,可是黑暗的虚无之中,那金黄色河流仿佛无边无际,一眼看不到尽头。

  站起身,赵安目中带着一丝困惑,迈开腿,一步步顺着金黄色河流走去……

  随着赵安延着金黄色的河流越走越远,一丝丝黑色的死气不断从四周的黑暗中钻出,向着赵安疯狂的凝聚而来。

  越来越多的死气钻入赵安的身体,可赵安的表情却愈发的平静,甚至可以说到了一种无悲无喜的境界。这一刻,赵安却什么也不愿去想,什么也不想去做,只想这么一直顺着河流走下去。

  “赵师兄,不能再走了!”

  “赵师兄!赵师兄!”

  “赵师兄,向死而生,向生而死,生死颠倒既是轮回,你不能再走下去了!”

  浑浑噩噩之中,一个急促的声音传进了赵安的脑海之中。那声音开始时声音极小,可是越到后来声音越大,大到赵安整个脑海中,回荡的全是那个声音。

  “周师弟?”

  赵安慢慢抬起头,所仰望处一片黑暗虚无,唯有脚下那没有尽头的金黄色河流,绽放着令人炫目的光彩。

  “记住!生死颠倒既是轮回,生死轮回既是颠倒,生死颠倒既是轮回……”

  周泽的声音一遍遍的回响在整片天空之中,到最后,只是翻来覆去的说着这句话。

  “生死颠倒既是轮回……”

  赵安目光发直,神识还没有从那金黄色的河流之中抽出来,只是慢慢抬起头,望着头顶的黑色虚无,嘴里反复喃喃着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