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大战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墟纪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梭子银锥

第一百一十九章 梭子银锥

  那沧虚派女子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整个人气的浑身发抖,大叫一声,“你住嘴!我就算死也绝不会跟你。”

  “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真的以为这里会有人出来救你?别做梦了,若是真的有人肯出来救你只怕早就出来了,也断断不会等到现在!”灵隐派弟子面色狰狞,整个人凶态毕露。

龙虎大战  “小美人,你的易容术实在是不错,可是怪就怪在你喝水撩头发的样子实在是太美……”

龙虎大战  忽然,只听“咻咻”两声响,那灵隐派弟子突然双袖一甩,两道白光就从袖中飞出,直奔沧虚派女子而去。

  沧虚派女子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突然发难,一声惊呼,忽然觉得双臂一凉,低头一看,自己的双袖竟然是齐齐断开,轻轻的飘落在地上。

  “你!”沧虚派女子慌忙捂着双臂,双目惊恐的看着对方。

  “啧啧啧,果然肤如凝脂,藕臂天成……不知道其他的地方,又是怎样……”

  沧虚派弟子眼中淫邪更重,双目死死的盯着沧虚派女子的双臂,竟然存心抱了戏耍的念头。

  “咻咻咻”几声。

  也不知道那灵隐派男子究竟用的什么手段,声音一响,沧虚派女子身上都有一片衣衫掉落,几个呼吸之间,那沧虚派女子身上的衣物,已是堪堪能遮住,几乎大部分的身体都裸露在外面。

  沧虚派女子死死的抱住颤抖的身体,双目惊恐的看着对面的人。不知是吓坏了,还是长久的逃跑耗费了身上的力气,那女子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双目湿漉漉的看着四周,看上去楚楚动人。

  而不远处的赵安和周泽也同样将此女衣冠不整的样子尽收眼底。

  “赵师,师兄,她,她没穿衣服……”

  周泽直直的盯着女子,脸“刷”的一下红到脖子,整个人都看傻了,说话也结巴起来,

  一边说着,周泽还无意识的咽了下口水,眼睛在沧虚派女子身上不断扫着,根本都不够瞧的,似乎都不知道该看哪里。

  赵安看在眼里,心中对这位周师弟着实很无语。虽然看不惯周泽这幅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可是他也知道,周泽从小独自一人在宗门长大,有如此反应也属正常。

龙虎大战  有时候,人在极度的恐惧和惊慌之下,感知会比平常要敏锐数倍。

  那沧虚派女弟子忽然一个回头,冲着赵安和周泽藏身的地方看了一眼,随即目中露出一丝豁出去的意味,紧紧捂着身上仅剩不多的衣衫,向着二人藏身的方向就是冲了过去。

  赵安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他并不想多管闲事,可是眼睁睁的看着那女子冲过来,暴露是迟早的事情。

  周泽见云海宗女子冲过来,双眼死死的盯着女子上下起伏的胸前,脸红的更是厉害,结巴道,

  “师兄,她,她冲我过来了,是冲我……”

  “冲你个鬼!”

  赵安一把狠狠地拍向周泽的脑后,双目瞳孔一缩,只听又是两声“咻咻”从女子身后射来。

  与之前的声音不同,这次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凄厉,显然不是寻常手段。

  “你在这里呆着,我出去看看。”几乎就在赵安开口的一瞬间,一道银光猛地从沧虚派女子鬓边闪过,在半路上截住了灵隐派男子的手段。

  那沧虚派女子登时面露喜色,知道有人出手相救,更是毫不犹豫的冲着周泽藏身的地方奔跑而去。

  “在这里。”周泽通红着脸,冲那沧虚派女子一摆手,将她引到了身边。

龙虎大战  看着沧虚派女子衣衫不整的样子,周泽再次狠狠地吞咽了一下口水,整个人一脸紧张,连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只是低着头,不敢再去看她。

  周泽的反应,倒是让沧虚派女子提着的心稍微放下些,尽管奇怪为何这两人穿着的是云海宗的道袍而不是沧虚派的衣服,可是心中仍然觉得有了依靠。

  “阁下终于出手了,我还以为阁下会一直装聋作哑呢。”沧虚派弟子冷冷开口,在他脚下十几条赤红蜈蚣舞动着千足爬出,触须不断的打探着四周,身上的鳞甲与地面上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声音,看上去极为叫人心悸。

  而更加令人骇怕的,是这其中还爬着一条通体碧绿的肉虫,那肉虫头生肉须,身上无脚,在地上不断扭动,每爬行一处都会在地上留下一道粘液,花草粘上瞬间枯萎,显然毒性极大。

  “我这几个小宝儿饿了几天,正好需要喂喂。”

  灵隐派少年冷冷一笑,目光中带着一丝杀意,那灵隐派少年用了什么法子,原本在地上胡乱爬动的蜈蚣与肉虫竟然一同向赵安攻击而来!

  赵安神色一紧,那肉虫的黏液他是见到的,腐蚀性极强,若是平白的放出法器,一旦被腐蚀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可是无奈一时之间又没有想到对付这些肉虫的法子,只能脚下纵风术一个施展,身子骤然倒退。

  见此情景,沧虚派女子刚轻松了些的神情,立即又惊慌了起来,心中暗暗叫苦不迭。

  原来她还以为这两人能有些本事,可是没有想到一个连打都不打,只知道跑。而身边的这个,虽然长的不错,却无奈是一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只能躲在暗处。

  “只能靠自己了。”沧虚派女子轻咬红唇,心中打定了主意。

  尽管打量多遍,可是在周泽身上,她完全看不见有任何的灵力波动,简直与常人无异,这让她的心,又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其实也不怪沧虚派女子看不清周泽的修为,毕竟周泽的修为实在高出他们太多,又是天生天灵根,尽管只是凝气期的弟子,可是对于身上灵力的使用却早就到了收发自如,返璞归真的境界,法力根本就不是他们能看透的。

  见沧虚派女子咬着牙,周泽关心问道,“你怎么了?”

  “我有点冷,麻烦师兄能不能将外套借我一用。”沧虚派女子眸光一转,轻轻将鬓边垂落的额发丝,拢到耳后,极为妩媚的轻声开口。

  这一下,周泽登时看傻了眼,呆怔了半天,这才反过神来,手忙脚乱的将身上的外袍脱下来,细细掸了掸灰,才红着脸交到了沧虚派女子的手中。

  沧虚派女子冲着周泽宛然一笑,一双秀目在周泽腰间十几个储物袋淡淡一瞥,将衣袍穿在身上。

  而与此同时,眼见那肉虫和蜈蚣追的越来越紧,赵安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右手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物事。

  下一刻,整个空气中弥漫出了一股淡淡的香味,那香味似有似无,甚至还隐隐有一丝女子的香味,可是仔细一闻却无法捕捉。

  只见原本还在攻击赵安的肉虫和蜈蚣,仿佛看见天敌一般原地不前,那条肉虫更是肉须紧紧的贴在身上,整个身体缩成一团,周身散发出一道黄芒,竟是在一瞬间在周身凝成了一道坚硬的铠甲!

  “怎么回事!”灵隐派弟子忽然面色大变,向着赵安看去,却见对方手中不知何时竟然握着一个香囊。

  那香囊的袋口大大的敞开,被赵安不断施展纵风术将香味吹散开来,那肉虫与蜈蚣似乎极为害怕这香味,无论那灵隐派弟子如何催动,都不肯往前半寸。

  “臭小子,你敢搞鬼!”灵隐派弟子大怒,眼中闪烁出一阵寒芒。

  “搞鬼?”赵安冷笑一声,毫不犹豫从储物袋中取出了法器绫罗钟,左手将古朴精致的小钟高高举起,右手握着鼓锤,重重敲击在钟身之上。

  “嗡!”

  音波如同水纹一般,直直的向着灵隐派弟子攻击而去。

  刚刚既然已经见识到了灵隐派弟子声音迷魂的威能,他是断然不会给对方施展迷术的机会的,所以刚刚发现事情有所不对,赵安就果断掏出了绫罗钟,先下手为强。

  而果然不出赵安所料,那灵隐派弟子刚刚就要施展迷魂之术的时候,措不及防被绫罗钟的钟声攻击,两种神识攻击之术交错在一起,灵隐派弟子顿时头痛欲裂,仿佛有千万根针在一同刺向自己的神识,痛苦无比。

  “啊!“一声惨叫声传出,灵隐派弟子双手抱着头,双目赤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