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大战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墟纪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服不服

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服不服

  “囚人符?”

  中年修士轻声低呼,看了看赵安,随即又将目光淡淡的瞥向陈冲。

  只是这不经意的一瞥,陈冲瞬间眼神一虚,浑身的气焰陡然灭下去大半,可却还是咬牙道,

  “巧舌如簧!”

  “龙虎堂从未有雇主主动要求提升任务等级之事!难道那雇主是傻子不成,明明任务已经完成,却还是愿意掏出大把的灵石给你?还不速速将真相道来!”

  “先等等。”

  见二人越吵越凶,中年修士的脸色越来越沉,缓缓开口,“你们两个小辈吵的我头疼。容我先问明情况,你们二位在争辩黑白不迟。”

  说着,中年修士右手轻轻一甩,陈冲当下不敢多言,狠狠的瞪了赵安一眼,后退几步。中年修士道,

  “法随天地,道法自然。我们术法一派讲究的确实是随性而行,洒脱天地。你既然不愿跪,那便不用跪,站着回话即可。”

  赵安深深看了一眼这名中年修士。

  他这人向来都是旁人敬他一尺,他回敬旁人一丈,见这中年修士态度温和,赵安桀骜的态度也一收而起,恭敬道,“长老有事请问。”

  中年修士微微点头,“听他们说你这次完成的任务,在完成之后被雇主提升了一个级别,那么之前你所接的任务是何等级别?”

  赵安眉头一皱,眼底闪过一丝疑惑之色,望着中年修士的目光加上了一丝审视之意。

  “小友莫要多想,我等虽然为戒律堂长老,却同样没有资格调问龙虎堂的事情,毕竟龙虎堂要守住每一个雇主的私密之事,我们几人除了知道你的任务被雇主提升级别之外,其他的事情是一无所这的。”

  中年修士一眼看透了赵安心中所想,微笑之中,几句话就解开了赵安的疑虑。

  “回长老的话,弟子的任务原是玄字级,后升为了地字级任务。”赵安正色开口。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全部倒吸一口冷气,陈冲的表情更是难看的要死,双目尽是惊愕之色,仿佛听错什么一般。

  “贼子,我看你还如何编下去!就凭你也能完成地字级的任务?”

龙虎大战  “我为何不能完成地字级任务?”

  赵安冷冷的瞥了一眼陈冲,而后将龙马之事从头到尾细说一遍,众人初始还一脸疑惑,可听到最后也纷纷点头。

  “怪不得,竟然是那件任务。”中年修士微微一笑,道,“早就听说龙虎堂接了一个极恶心的任务,一直没有人完成,却没有想到你做的竟是这件。如此一来,雇主提升任务等级也算说的通。”

  见中年修士面容缓和,似有饶过赵安之意,陈冲在一旁咬咬牙,怒道,“就算此人龙虎堂任务之事可以就此作罢,可是他以歹毒手段伤害同派弟子,此事不能就此算了。”

  “派系子弟互相争斗,损伤是在所难免的,自行诊治算了。”

  中年修士一副淡然的样子,似乎受伤这件事情在他这可有可无,完全没有任何严重。

  陈冲气的满脸通红,一字一句道,“如何诊治!这贼子将在下的手指碾成肉泥,血肉骨头混成一体,就算是药师派的长老亲自出手,也无法修复!

  况且,这贼子胆大包天,不仅断我手指,更害了他人性命。像他这种阴狠毒辣之人,若是不加以严惩,如何对得起那死去的道友!”

  中年修士眉头微微一皱,向赵安问道,“他说的这些,你可承认?”

  赵安认真的点了点头,道,“这二人为了抢我的储物袋,一个要杀我,一个用囚人符攻击我,我为了自保不得已而为之。”

  “放你娘的狗屁!”陈冲一个没忍住,破口大骂。

  听到这话,中年修士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沉声道,“你当我这是什么地方,若是再说一句不敬之语,刑罚伺候!”

  陈冲生生咽下了要冲口而出的话,整张脸憋的通红,只是恶狠狠的盯着赵安。

  “我术法派向来以和为贵,门下中人就算是切磋也会留有一丝生机,陈冲夺你储物袋,又向你施展囚人符固然有错,可你斩断他三指,让他此生无可修复。此事一笔勾销,你可服?”中年修士轻声说道。

  赵安回道,“我服。”

龙虎大战  中年修士点点头,接着道,“陈冲之事虽然作罢,可你杀人之事不可作废,你断人手掌在下,杀人在后,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罚你明日开始前往雕宝楼充当三年苦工。”

  “雕宝楼!”

  一旁的轩阳卫低声惊呼,看着赵安的目光充满了同情之意。

  听到这个结果,陈冲一副不甘心的样子,但是最后却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冷哼一声。

  见没有人反对,中年修士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就散了。”说完之后,中年修士直接站起身,潇洒的转身离开。

  “小心点,我会时时盯着你的。”陈冲阴冷的盯着赵安,狠狠开口。

  赵安也不动怒,只是慢慢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陈冲死死的看着赵安,下一刻,只见赵安左手冲着右手轻轻隔空一划,紧接着收起了右手的三根手指,竟是在嘲讽陈冲失去三根手指的事情。

  陈冲眼中闪过一丝阴鹫之色,死死的盯着赵安,而后转身离开。

  走出戒律堂,赵安马不停蹄的直奔坊铺而去,原本想着昨天交接完任务,回到自己房间好好睡一觉之后,再去买点馒头的,哪知道这一待竟然跑来了戒律堂。

  趁着现在还有些力气,他若是再不赶到坊铺买些馒头吃,非饿死在半路上不可。

龙虎大战  随意排了一个人少的队伍,不过片刻的功夫就排到了赵安,买了足够一段时间吃的馒头,赵安迫不及待的大口咬了一块馒头,空洞洞的肚子瞬间又有了地底气。

  “唉……”轻轻叹了一声,赵安一边看着手中的馒头,一边露出苦笑。

  谁能想到堂堂一名修仙者,如今竟然一日三餐要靠馒头为生!

  “我要是你,我也愁。”忽然,一个充满了同情的声音从赵安身后传来,赵安往后一看,却见一名轩阳卫同样嘴里塞着馒头,双目充满同情的看着他。

  这人正是刚刚在戒律堂中惊呼的轩阳卫。

  快速咽下了嘴里的馒头,赵安笑呵呵道,“没啥可愁的,只是去做三年苦工而已。”

  那轩阳卫无奈道,“那可是雕宝楼的苦工,你是不是还不知道雕宝楼是做什么的?”

龙虎大战  赵安愣了一下,他确实是不知道那雕宝楼是做什么的。见赵安呆愣的样子,那轩阳卫一副“我就知道”的神情,寻了一处空座,拉着赵安一把坐下,咬了一口手中的馒头,抬起头,瞥了眼坊铺的二楼,道,“你知道都什么人能上二楼吃饭吗?”

龙虎大战  一听这话,赵安更是不懂了,刚刚说的还是雕宝楼,怎么下一刻又转到吃饭的事了?

龙虎大战  “其实,术法派里真正有本事的人,都不去接任务。”轩阳卫再次开口,可是说的却越说越远,三句话之间没有半分联系。

  “千年之前,术法派被誉为是最接近天道的法派,傲然立于天命城之中,莫说近身法派了,剑道派给咱们提鞋都不配!”轩阳卫说到这的时候,神情之中隐隐带着一丝骄傲之色,双目似乎穿越了时空,望向千年前的辉煌。

  “可是谁能想到,千百年之后竟然莫落成这个样子。”说到这,轩阳卫恨恨的咬了一大口馒头。

  许是这口馒头咬的太大,又或者是轩阳卫的叹息实在太过猛烈,赵安只见轩阳卫倏然身体一顿,白眼一翻,竟是噎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