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大战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墟纪 > 第一百九十五章 蠢货

第一百九十五章 蠢货

  天罗舞派的女子冷冷一笑,话音刚落,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忽然一名符箓派弟子双手猛地扼住自己的喉咙,脸色铁青,双眼凸起,倒在地上痛苦的打起滚来。

  “师弟!”一旁的符箓派修士见同伴突然倒地,急忙弯腰去扶。可下一刻,此人也是突然眼球一凸,同样双手死死的摁住自己的喉咙,黑色的血大量的从喉咙之中喷涌而出,成片的迸溅到地上,整个人看上去痛苦不已。

  紧接着,大多数人都纷纷栽倒在地,症状竟然别无二致,却是中毒了。

  赵安和武镜等人见状纷纷一惊,连忙用灵力封住自身经脉,与千白玉等几个人一起纷纷盘膝在地,双目向旁边瞪去,咬牙道,“丹药派……!”

  “哈哈哈哈哈。”

  一连串嚣张的笑声传来,只见丹药派的几个人走了出来,与阵法派的人和天罗舞派的人站在一起,看着地上中毒痛苦的众人,露出了止不住的嚣张之色。

  “剑法派?近身法派?术法派?你们不是厉害吗,可最后不还是倒在我丹药派的丹药之下!”

  看着丹药派修士狰狞的面孔,千白玉挣扎道,“是那个粉末……那个粉末有毒!”

  “不错,那个粉末确实是沾了点毒,不过你们放心,这个毒不会马上发作,他会慢慢的,一点点的渗入你们的五脏六腑,从里面融化你们身体,让你们生不如死!”丹药派开口之人,声音几近疯狂。

  “千百余年,我们三个法派被你们欺负的无法反抗,明明我们在天命塔中同样继承了天命,却因为不是杀人技而被你们一直踩在脚下,既然术法派可以在千年之后的今天没落,那么你们剑法派和近身法派同样可以!”

  “荒唐!你杀了我们又有什么用,就算我们死了,法派里面还有其余的师兄师弟,一旦他们知道你们做的事情,你们同样躲不过!”千白玉咬牙道。

  天罗舞派的女子冷笑一声,道,“可是谁又能知道呢?在这个塔里,现在是我们三派为大,到时候我们大可以说你们死在了这里,而我们则侥幸拿到了令牌逃出,然后光明正大的进入天命塔,突破修为,得到更多的传承!”

龙虎大战  “行了,时间有限,跟他们费什么话,赶紧杀了他们,以免夜长梦多。”

  一名阵法派男子不耐烦的开口,双目之中寒光闪烁,已是动了杀意。

  “啧啧啧,真是可惜,还想多玩会儿的。”丹药派的修士声音中有些遗憾,可是瞳孔之中却是冷芒一闪,右手的五指轻轻在半空中一搓,竟是又要洒下毒粉。

  而就在这一瞬间,忽然一道凌厉无比的剑气当空斩下,刺目的光华让众人下意识的闭上双眼,紧接着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澎湃霸道的剑意肆意绽放,那丹药派的修士还未来得及挥洒粉末,却是从额头到胸前多了一条细若游丝的红线。

龙虎大战  那人仿佛还没有察觉到发生了什么事,犹自疑惑的抬了抬手,摸向自己的额头。

龙虎大战  可就在此人触碰到自己额头的一瞬间,这人的身体倏然以那条红线为中心,左右分成了两半,直直的倒在地上,当场毙命!

  而那剑之光华的发出者,千白玉,正手持长剑,傲然立于众人之中,双目平静的看着面前天罗舞派等人。

  “这人的剑气,很强。”赵安瞳孔一缩,此时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千白玉,怪不得这人被誉为如今剑法派年轻一辈最强人,仅仅凭他刚刚挥出的那一剑,就足以担得起这个称呼!

  仅仅只是那一剑,不仅是那名丹药派的弟子,甚至就连站在他旁边的人,都受到了极大波及,一剑下去足足伤了五六人不止。

龙虎大战  而这还是在他中毒之下的威力,若是全盛之时,恐怕威力会更加可拍。

  天罗舞派的女修惊呼一声,随即脸色一沉,轻轻柔声道,“千白玉,我的耳环好像丢在血池里了,你帮我取回来好不好?”

  “不好,这千白玉要中招!”赵安心中暗道一声不妙,这女子的媚术当真了得,此番千白玉又身中剧毒,根本就招架不住。

  果不其然,一缕血丝顺着千白玉的嘴角流下,尽管努力的去抵抗媚术,可是千白玉却还是不受控制的,迈开双腿,向着中心的血池一步步的走去。

  一瞬间,墙壁上无数的血影纷纷疯狂起来,地面上的血色脚印几乎奔跑一般,向着千白玉的方向涌去,腥臭的血腥弥漫开来,仿佛极为迫切的想要将他吞噬。

  就在千白玉一只脚马上就要踏进空地之时,忽然,一股巨大的吸力猛地从他身后传来,众人只见千白玉的身体倏地向后一扯,仿佛被人由后面抱住一般,生生的被拽回到地上。

  “你是不是疯了,他可是剑法派的人!你救他做什么!”与此同时,一道愤怒的吼声传来。

  “那也不能见死不救啊,况且他身中剧毒,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威胁了。”另一个有些无辜的声音传来,天罗舞派、阵法派和符箓三派的人纷纷一怔,却见武镜双目喷着怒火,冲着一旁的赵安怒喝。

  “你们……你们没事?”

龙虎大战  天罗舞派的女子双目震惊的看着他们两个,不可置信的开口。

  “就你那些小手段还想在爷爷面前放肆?别忘了,爷爷的神识可是极为强大,就你们那点小动作还瞒不过我。”武镜嘿嘿一笑,双目中闪烁着无情之意。

  一边说着,武镜还有些诧异的看着赵安,道,“行啊,你竟然也没有中毒。”

  赵安也是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惊讶,他之所以没有中毒,只是因为警觉性太高,稍有不对便马上封闭了呼吸,而且身上的勾栏香囊能逼百毒,这才没有出事。

  而武镜竟然也没有中毒,难不成这人的神识真的如他所说,那般强大不成?

  “我还以为这次是我一个人带着四个废物来闯塔,却没有想到,还算有一个帮手。”武镜冲着赵安颇为满意的点点头,与之前冷酷桀骜的样子完全不同。

  “这里你处理,我去看看那血影是怎么回事。”说完,武镜便不再理会这里,而是转而迈向血池,似乎对赵安极为放心。

  赵安微微一笑,忽而转过头,看了看那天罗舞派的女子,轻声道,“我忍你很久了,你很聒噪知道吗?”

  声音刚落,一阵风凭空吹来,赵安双手在胸前一个交错,顿时两道锋利的十字花风刃陡然射出,由虚空斩下。

  “嗤!”

  一声轻响,十字花风刃凌空斩下,那天罗舞派的女子,脖子上直接出现了两道血痕,风刃自她的脖颈处割过,那女子连声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头颅就滚落到了地上。

  “咚、咚……”

  头颅滚动到那丹药派、阵法派和天罗舞派的人脚下。

  “至于你们,也不要再活着了。”赵安说完,又冲着剩下的那四名天罗舞派的女子冷冷一笑,半空之中风刃缭绕,几个纵横之中,又是四颗大好头颅滚落在地,死前目中犹有不甘。

  这也并非是赵安嗜杀,只是这天罗舞派的人媚术实在太过厉害,若是再留下他们,难保又是一个不小心中了她们的媚术,给自己惹下大祸。

  看着赵安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连杀五人,剩下的丹药派和阵法派的人全部面色惨白,吓的说不出话。

  “把解药交出来。”赵安看着丹药派那人,平静开口。

  “解药只要刘顺才有,可是刚刚他被千白玉一剑给劈了。”一名丹药派的弟子带着一丝哭腔的开口,明显是害怕了。

  低头瞥了一眼刘顺的尸体,赵安心中轻叹一口气,刚刚千白玉下手也真是够狠的,那刘顺被一剑从中间劈成两半,实在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既然他死了,那你们活着也没有什么必要了。”轻轻摸了摸鼻子,赵安眼中杀意一闪,风刃挥动之中,又是五颗大好头颅滚落在地,杀人完全不手软。

  看着地上的十颗人头,赵安心中不禁叹了一口气。

  实在是太弱了……

  怪不得天命城中,丹药派与天罗舞派排在最后,实在是他们所专长之处,只在于媚术和炼制丹药,所修的道本就不是大争之道,若是真的动起手来,根本就不是剑法派和近身法派这样的杀伐之派所能相比的。

  凝眉看了看阵法派瑟瑟发抖的众人,赵安犹豫半晌,想着他与冯长老的约定,还是收回了风刃,没有动手。

  而此时,反观中毒的众人,大部分都近乎陷于昏迷,说来也奇怪,近身法派的人明明身体最为强悍,可却是中毒最深,此时一个个都躺在地上,失去意识。

  “今天碰到我,也算是你们的好运气了……”

  赵安看着地上躺着的众人,轻叹一口气,右手轻轻一拍储物袋,顿时一个巨大的阴影出现在他身后,在地上落成了一个巨大蜘蛛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