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大战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墟纪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借宿

第二百四十三章 借宿

  四人在镇子上绕了一圈,最后才选定了一家普通的店铺,坐进去吃了一顿。

龙虎大战  老道士本就年岁大了,吃不了多少东西,而赵安三人早就可以辟谷,自是不需要吃这些,再加上刚刚在神仙楼里都憋了一肚子气,也是没吃太多,倒是省了不少银两。

  “道长,一起走了一天,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赵安开口问道。

  “贫道张明堂,至于道号不提也罢。”张明堂微笑道,“不知三位小兄弟如何称呼?”

龙虎大战  当下赵安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他们三个的姓名,至于师门宗承则是没有透露半分。

  此时已是日垂西山,天色渐渐地黑了下来。

  而张明堂的灵体之躯,就如同是萤虫之光,逐渐明亮成了淡淡的乳白色灯火,尽管凡人看不见,可对于那些灵魅邪祟之物却是有着致命一般的吸引,身上的灵体之芒绚目的教人几乎不能直视。

  眼看着月上初头,赵安皱起眉头道,

  “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先找个落脚的地方休息一晚,等明天再赶路。”

  “可是这镇子这么大,我们又没有银子,能住哪?”周泽嘀咕道。

  一说起银子,韩达整个人有些炸了,骂道,“这有什么犹豫的,看见哪好就直接进去,把里面的人赶走我们住!”

  看着韩达难看的脸色,赵安也在犹豫,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寻个地方,摆个隐身阵遮掩对方身上的灵光对付一夜了。

  张明堂这时候开口道,“再往前面走百来米,如果岁月未变的话,会有一个小屋。我曾经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虽然简陋了些,却也是个歇脚的地方。”

龙虎大战  “那我们去看看。”赵安说道。

  “希望别到时候又变成了酒楼。”韩达嘀咕了一句。

  说完,赵安三人跟着张明堂一路东走西走,越是往前走就越是荒凉,越走越是偏僻,两侧只有一条狭窄的小路,旁边灌木丛生,不知是不是天黑的关系,路得前方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

  “张道长,还有多久?”赵安沉声开口,目光时不时的向身后瞥去。

  就在刚刚,一股令人阴冷的阴气蓦地从他们背后吹来,赵安神识向后一扫,只见数十道黑影隐隐出现在他们身后,一直远远的跟着,看上去身形飘忽不定的,似乎并非是人类。

  “快了,再走个一公里就到了。”张明堂轻声开口。

  “那就快些赶路吧。莫要再多浪费时间。”赵安开口道。

  说完,赵安等人跟随张明堂又是接着向前行走,可是越走到道路深处,就越觉得眼前的道路黑的吓人,到最后几乎伸手不见五指,而他们身后的人影却是离得越来越近,不知是敌是友。

  可黑暗之中,却偏生张明堂犹如一盏指明的光盏,在黑夜之中散发着令人炫目的光芒,叫人不由自主的想要亲和与跟随。

  “师兄,凡间的夜晚都是这么黑吗?我有点害怕。”周泽紧紧跟在赵安的身后,小声的开口道。

  “有你韩大爷在,你怕个屁!”

  忽然,韩达嚣张的声音自一旁传来,只见韩达满不在乎的看了一眼身后的那些身影,随后道,

  “老子身具天雷之力,对这些邪祟之物本就是天生的克星,莫等近老子的身,恐怕就已经被我身上的雷电之力给击毙了。给那些邪祟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在老子面前嚣张放肆。”

  说着,韩达还冲着地上啐了一口,而后抬头看了看张明堂,忽而快速走了两步,猿臂一捞,一手拎着张明堂的衣领,如同拎着一只小鸡仔一般,将张明堂拽下了白鹿。

  “你自己走会儿,大爷累了,骑骑你的鹿。”韩达极不客气的开口。

  说着,韩达纵身一跃,整个人竟然真的翻身而上,稳稳的骑在白鹿身上。

  “虽然有点矮,不过坐着倒也算舒服。”

  韩达小声嘀咕了一句,他个子生的高,腿又是极长,那白鹿还不过是一只未成年的幼鹿,身形还没有完全长开,因此韩达虽然坐了上去,可是双脚却是几乎脚尖垂地。

  偌大的身体坐在小小的白鹿身上,看上去实在有些滑稽,而更可笑的,是韩达一边拍着白鹿的屁股,一边嘴里还发出着“驾!驾驾!”的声音。

  “韩师兄!你赶紧下来,这是张道长的鹿!”周泽着急,伸出手就要去拽韩达下来。

  可是韩达身体强壮,周泽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在韩达面前根本就不不够瞧的,还未等将韩达拽下来,自己反倒被对方弄得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你……你!你要不要脸,张道长这么大的岁数了,你还跟他抢坐骑!”周泽一下来了火气,指着韩达的鼻子就是大骂起来。

  “他是你亲爹,又不是我的。老子乐意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服气的话我们打一架。”韩达冲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一脸嚣张。

  “你……!”

  周泽气的满脸通红,“打就打!”

  “罢了,既然韩小兄弟喜欢,那便坐坐,贫道也想走走路。”张明堂微笑开口,全然没有发火的态度,竟是遂了韩达。

  在走过一片小山坡之后,面前竟然真的出现了一个小屋子,只是在小屋子的前面有一条大河,河水湍急,河面宽阔,黑漆漆的一片看不清水里有什么。

  “那屋子竟然还在!”

  张明堂有些激动,如同是久未归家的游子寻回了故乡,声音中带着一丝失而复得的惊叹和庆幸。

  可是低头看了看脚下的那条河,张明堂眼中露出一丝挣扎,最后只能叹了一声,“年轻的时候不曾在乎,多深的河都能趟过去,如今岁数大了,趟不过去喽。”

  可是话还未说完,张明堂脚下一轻,整个人竟然被背了起来。

  “张道长,我背你过去。”周泽开口道。

  踏进河水之中,周泽一脚高一脚低的淌水而走,河水很深,足足没过了他的腰。

  周泽虽然天赋奇强,可是平日里却始终专攻道法仙术,削瘦的很,肉身的强度甚至比不过同年龄的普通凡人,背到后面就渐渐有些吃力了。

  “这傻子为什么不用道术把水分开?”韩达不解的问道。

龙虎大战  赵安摇头道,“你都说他是傻子了,我怎么知道傻子怎么想的。”

  “估计是真把对方当亲爹了。”韩达耸耸肩膀,身下白鹿轻轻一跃,眨眼间便到了河对岸。

  赵安微微一笑,身形在原地一个模糊,再出现时与韩达并肩而行,走到了小屋子的前面。

  而就在此时,周泽也背着张明堂趟过了河,全身的衣服几乎都湿透了,风一吹,嘴唇冻得发抖。张明堂关切的问了几句,周泽则一副没关系的态度,与赵安等人一同走进了屋子。

  那小屋子的门是虚掩着的,刚推开门,就有一股发霉和臭味扑面而来,只见屋子的角落中有一张破破烂烂的床,一个老人躺在上面,身上盖着棉被,却尤嫌不够,整个人瑟瑟发抖。

  那老人的脸色极差,头发枯白,整个人瘦的不成样子,露在被子外面的一只手几乎成了皮包骨,若非嘴唇张着有些许呼吸,恐怕会让人以为他已经死了过去。

  “怎么这里有人?”韩达不满的开口。

  赵安反问道,“一名老人,你还要将他赶走不成?”

  韩达装作没听见的扭过头,没有回答。

  赵安看着老人凄惨的样子,有些不忍心的走到床边,关切的问道,“老人家,你怎么了?”

  “饿……”那老人似乎是有些失去了意识,也不管来人认识不认识,微弱的开口道,“饿……咳咳,饿。”

  饿?

  赵安想了想,对周泽道,“周师弟,你出去外面的河里盛些河水回来。”

  周泽听话的点点头,在屋子里寻了一个还算干净的碗,走了出去。

龙虎大战  赵安在腰间储物袋中一拍,顿时一个白花花的馒头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看的韩达啧啧惊奇,没想到赵安竟然浑身带着馒头。

  之前他在天命城里生活三年,为了防患未然而买了不少馒头,他一直没有扔掉,却没有想到今天竟然派上了用场。

  虽然赵安没有咱们修习过火系法术,可是一些简单的驭火术却还是会用的,将手中的馒头和周泽取回来河水热了热,而后周泽将老人半扶了起来。

  “老人家,张开嘴。”赵安对老人轻声道。

  那老人听话的张开嘴,赵安小心翼翼的将热水喂到了老人的口中,而后将馒头用热水沾湿了,一小块一小块的喂给对方。

  还好,这个老人身体没有什么大恙,只是太久时间没有进食,饿的晕过去了而已,吃些东西就能恢复。

  吃上几口之后,那老人就不再吃了。

  赵安放下手中的碗和馒头,问道,“老人家,我们几个路过此地,能否借宿一晚?”

  老人勉勉强强的睁开眼睛,点了点头,随后便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征得了主人同意,赵安和周泽在屋中为张明堂收拾出了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而后在房间外布成了一个防护阵,锁住张明堂身上散发的灵光,才安心的回到屋子。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