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大战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墟纪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往事

第三百一十三章 往事

  “竟然连墟和三梵剑也给了你?”那声音有些惊讶,可随即便平静道,

  “当年我被最亲近之人背叛,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在挚友拼死相护下,只余下了几道神念,不过好在之前我便卜挂天道,得知自己将有如此劫难,早早便留下了几处传承。”

龙虎大战  “本想着将这手骨和大鹏的内丹一起送给你的,但是既然你已经吞噬了大鹏内丹,倒是省了我些麻烦”

  说着,那手骨金光一闪,竟然自动飘到了赵安手腕之上,随后往下一沉,竟然融入了赵安右手的手臂之中。

  赵安一慌,下一刻剧痛倏然自右手食指传来。

  赵安猝不及防发出一声喊痛,右手食指犹如被外力拉长,骨头在血肉中疯狂增长,连带着指甲也被顶出,到最后食指足足比中指长一些才作罢。

  不过好在这一切发生虽然的极快,可是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就作罢。

  赵安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右手,左右翻了翻,虽然看上去与自己的右手别无二致,可是这食指实在是怪怪的,怎么看怎么觉得畸形。

  “这手就是传承?”赵安心中一个不愿。

  那位前辈不知死去多少年,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按上了一个死人的手,怎么看心里怎么不舒服。

  似乎是知道赵安心中所想,那声音开口道,“醒可是嫌弃我这手?”

  “晚辈不敢。”赵安自然不敢说出心里所想,只是恭恭敬敬的开口。

  “你这晚辈,之前还说要意念通达,现在却又说这些违心之话。”那声音柔和道。

  赵安顿时讪讪一笑。

  意念通达也要看什么地方,若是他在这说出半句不好听的,将那人说的怒了,这人将他永远困在这里可就完了。

龙虎大战  “这也不怪你。你且集中精力,抬起手对准天边的某处。”那声音开口道。

  赵安不解其意,可是却仍然按照对方所说,乖乖的抬起手,开口道,“前辈这是要做什么?”

  “八千岁月,三万坎坷只求长生道!”

  就在赵安开口的瞬间,忽然脑海中传来了一道宛若神祗的声音。

  下一刻,赵安体内所幽灵撂如浪涌,漩涡一般的疯狂的被右手凝聚起来,断断一个呼吸的功夫,右臂完好的血肉倏然青筋暴起,一股强大到近乎失控的力量贯穿了赵安的整个手臂。

  “怎么回事?!”赵安双目大惊。

  修道之人最忌灵力失控,一旦灵力暴走,轻则筋脉断裂,丹田破灭,成为废人一个。重则直接暴毙。

  一时间,赵安只觉自己的右手仿若是一道闸门,而身体中疯狂游走的灵力就是洪水,随时都会“砰”的一下炸裂开来。

  “轰!”的一声。

  一道粗若碗口的金色光柱自他的右手指尖射出。

  下一刻,百里外的天幕被那金色光柱击中,瞬间被轰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大量乳白色的灵力瞬间疯狂倾斜而出。

  赵安一时间右手几乎失去知觉,足足过了大半晌的功夫,才盯着自己的手臂,眼神逐渐由震惊变成狂喜。

  这,这竟然只是一指之力!

  如果这一指不是打在虚空,而是打在旁人的身上,焉能还有命在!

  如此恐怖的力量,实在是太可怕了

  “怎么样?这传承你可满意?”

  那个声音轻轻柔柔的响起,语气像级了看着后辈的长辈。

  “满意`谢前辈赏赐!”赵安来不及去摸索右手的用处,冲着面前的棺椁就是深深的鞠了一躬。

  站起身,赵安微微沉吟,道了一句,“前辈,晚辈心中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

龙虎大战  “你说。”那声音开口道。

  “敢问前辈究竟是何方神圣?”赵安怀疑问道。

  这件事情,一直压在赵安的心上。

龙虎大战  以前在凡间的宗门中也就罢了,可是随着他进入云海宗,第一次在三梵剑中见到赵岚的幻象,神识之中莫名的被封印了“墟”那么一个庞然大物,他就心中惊讶,只是碍于身在云海宗,无法询问。

  直到后来赵安下山,见到天命塔中另外一个“赵岚”,才知道自己这个师父真的是神通广大。

  师父虽然是亲师父,可是随着赵安这一路走来,他对这个师父的身份是越来越好奇了。

  而最让他想不通的,是他完全想不明白,为何对方会选上他做自己的传人。

  不管是天赋还是根基,赵安对自己都极有自知之明,完全可以用普通至极形容,不管哪方面都并非是上乘人选。

  远的不说,就外面的周泽和韩达二人,都远远的高出自己许多。

  况且在天命城中,还有姜三岁那个妖孽存在。

  天命塔帜那个“师傅”,完全可以疡姜三岁做他的传人,怎么算都算不到自己的头上。

龙虎大战  再加上仔细联系一下一路之上张明堂的话,赵安现在有十足十的把握,张明堂口帜那个老友传承就是“赵岚”无疑了。

  那个声音沉默了半晌,道,“我的名字,在这天道之下,是禁忌。是不可言的存在。”

  声音叹息。

  本来是一句无比霸道的话,可是听在赵安的耳中,非但没有任何的气势,反而充满了深深的无奈。

  赵安瞳孔一缩,这句话他在天命塔同样听过,却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又听见了。

  接着那声音又是轻轻一叹是,带着一丝沧桑的开口道,“一千多年前,我本是一名普通的书生,日日想的就是进京赶考,考取功名,光宗耀祖。

  然而世事无常,我父母亲长一一在我考前去世,为了守孝,我便一次又一次的错过赶考的时间,一年年的拖了下去。”

  “啊?!”赵安听到这,心中不禁对这人同情起来。

  要知道对于凡间的书生来说,考取功名、光宗耀祖无疑是最大的事情,可是这人也算是命苦,竟然每每都在这个时候经历亲人去世。

  怨不得什么,只能怨自己命苦了。

  可是这也奇怪了,他一个守孝的书生,又是怎么能走上修仙这条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