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大战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墟纪 > 第三十章 周泽

第三十章 周泽

  “纵风术?你选了半天竟然选了这么一本纵风术?”陈伯吹了吹木牌上沉厚的灰尘,颇为惊讶。整套大五行之术中,论攻击当属驭雷术和御火术最强,且阻碍最小,修法者可依靠体内灵气凝除实体,进行攻击。

  论防御和逃遁则属遁土术为先,可阻碍和限制较大,水术虽然可攻可守,但却对自身灵根要求极高,而且同样存在限制条件的问题,与其他的五行之术相比之下,只有纵风术威力最弱,攻击性最差,甚至可以说是最为鸡肋的一个术法,但好在风无处不在,当真施展起来相对灵力的消耗也较小。

龙虎大战  “你这小辈当真有意思,我看管玲珑阁几十年,你还是唯一一个选择纵风术的。”

  陈伯从怀中取出一枚玉简,手指轻轻在玉简上拂过,登时一股乳白色的光芒淡淡闪烁,一些若有若无的字迹瞬间浮现在玉简之上,而后一一沉入玉简之中,再看不见。

  将玉简扔给赵安,陈伯开口,道,“半月之内,若是玉简之中字迹消失,可以重新找我拓印。”

  赵安接过玉简,将它贴在自己的额头之上,神识向其中一扫,一种操纵风术的修炼之法赫然出现在了眼前,从口诀到指诀丝毫不少,撰写的极为详细。

  仔仔细细的将玉简中的内容扫了一遍,赵安将玉简离开了额头,放回了自己的储物袋,正要离开时,忽然赵安面色一个古怪,实现向着一旁最角落的书架中看了过去。

  此时距离他一个玉石消耗的时辰还有些时间,赵安犹豫了一下,还是向那个书架走了过去。

龙虎大战  陈伯看见赵安神色的不对,也好奇的循着赵安的视线看去,偌大的一横排书架上,布满了灰尘,上面挂着的木牌上没有名字,只有一个个图案,或者刻着一把刀,或者刻着一柄剑,满满的一大排书架上摆放的都是拳法兵器的秘籍。

  赵安随手拿起一枚上面刻着“剑”图案字样木牌,想了想,将神识探进玉简之中。

  一瞬间,赵安如同被定住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句话也没说,过了几个呼吸的功夫,赵安匆忙换过一枚玉简,再次贴向额头,神识注入其中。随着一本一本的翻看,赵安的眉头皱得越紧,心中破口大骂起来,

  “飘花剑,锁命剑,苍穹剑……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还什么迷踪剑,叫的名字一个比一个气派,不过就是一群花架子,中看不中用……”

  “不过也是,偌大的一个仙门自然是以仙术为主,想在这种地方寻找高深精绝的剑谱,根本是痴人做梦。”将最后一枚玉简放回书架,赵安心中大失所望,他自小就在剑门长大,看惯了别人舞剑,本就是用剑的高手,这些剑谱他随便一看,自然就能掂出分量。

  这些剑谱在别人眼中,也许视若至宝,可是在赵安看来,却着实与垃圾无异,略带失望的回到陈伯那里,赵安想了想,开口询问,“陈伯,为什么我在这里看见的,都是一些基础功法,本门立足的幻术秘籍却一本都没有?”

  陈伯悠悠哉哉的躺在椅子上,闭着双眼,慢悠悠的开口,道,“本事不大,问题倒还不少。”说到这,陈伯便不再开口,右手的手指轻轻叩着椅背。

  赵安嘴角抽动了一下,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是还没说出口,稍微沉默一下之后,就干净利落的从储物袋中摸出了两块灵石,放在了陈伯面前的桌子上。

  听到声音,陈伯张开眼睛,看着桌子上可怜巴巴的两块灵石,嘴角不高兴的一撇,闭上双眼,仍不肯说话。

  看着陈伯的样子,赵安心中登时破口大骂,可是为了得到具体的消息,赵安深吸一口气,一狠心又掏出了五块灵石,“啪”“啪”几声,放在了陈伯的桌前。

  睁开眼睛,看着桌子上的灵石之后,陈伯才喜笑颜开,一把将这些灵石抓起,清点了足足三四遍后,才心满意足的将灵石收到储物袋中,重新靠坐在椅子上,慢慢开口道,“其实答案很简单,本来就没有秘籍,你自然找不到。”

  赵安闻言怔了怔,有些不解的望着陈伯。

  “所有的高阶法术,其实都是从大五行之术这些基础法术演变而来的,大五行之术的价值是什么?就是通过修炼能够使修炼者将自身的灵气与天地之间的五行之术进行转换,将自然五行之力化为术法为我等修仙者使用。”

  “正如同控水术可以演化成凝冰术、逆江术、遮雾术等等,修行者的资质和领悟不同,最后根据基础术法练成的招式也不同,可无论如何,万变不离其中的就是这些法术都是从大五行之术推演幻化而来。至于我云海宗立足仙界的幻术,也只是门派先祖以大五行之术为基础,创造了一套适合推演的修行功法,门下弟子可以通过修习功法,修炼属于自己的幻术。”

  “修仙者功法越是越高深,所施展的幻术就越是强大,最开始幻术依托的是施法者的力量,而到了最后,真正的幻术大师甚至可以让幻像拥有所具形状的力量,更有大高深者,可以幻化成真龙之像,凝出日月之芒。”

  说到这,陈伯顿了顿,接着道,“不过,施展这些大神通和大幻像也是需要量力而行,否则一旦所施展的幻术超过了自己的修为,就会被自身幻像所反噬,轻则功力大损,如同废人,重则身形俱灭。”

  赵安听着陈伯所说,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听完之后,向陈伯表达了谢意之后,拿着玉简,转身向台阶走去。

  出了二楼大堂,赵安回到了传送阵所在的大厅,同样的,赵安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块灵石放在阵法上的凹槽之上,但见红光突闪,赵安身影一虚,转瞬消失在了原地。

  走出玲珑阁,赵安一边想着幻像修炼之事,一边低头向脚下连绵起伏的山丘淡漠的望去。忽然一阵响彻整个山谷的巨响从下面传来,让他吃了一惊,不禁定睛细看去。

  只见下面的某个高山上,有一人立于山顶,全身黑衣,须发飞扬,仰天嘶吼。随着他的每一声嘶吼,都有无数雷击电光闪动,还隐隐有轰隆震耳之声,引得周围众人围观,引得赵安好奇心大起,不由得纵身一跃,向着那声音的来源处奔去。

龙虎大战  “周泽,你可有胆子站出来与我一战!”

  “周泽,你这个胆小鬼,如果你还是个男人,你就滚出来跟老子打个痛快,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内门第一!”

  ……

  刚走到山顶处,赵安就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叫阵声,而那“周泽”的称呼,更是让他心中一动。

龙虎大战  “韩达也真是有耐心,每隔三日都要这么喊上一嗓子向周泽宣战,非要争出个内门第一不可。”

  这时,他已看见山顶上围着大约三、四十名年龄不一的弟子,松松散散的围城一个圈,听着其中的两名弟子说些什么。

  再抬头一旁的巨大石碑,上面端正的刻着三个大字,“风擂台”。

龙虎大战  赵安凝目看了看山谷中的情况,毫不犹豫的迈了进去。

  韩达的叫阵声仍然在山谷中回荡,到了最后,每一声呼喊中都带着雷鸣之势,闭上眼甚至可以闻到空气中的烧灼的焦糊味。

  见此一幕,赵安的瞳孔缩了缩,韩达大五行之术的驭雷术明显比他之前见到的罗俊飞高出数倍不止,甚至已经隐隐有了要修成幻像的趋势。

  而这时,一旁的众人仍然在听着一旁说的兴高采烈的二人,只见那俩人身着黄云系的道袍,年龄不大,但是却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端的机灵聪明。而这二人见周围被他们吸引过来的人越来越多,说的更是兴奋,

  “要说韩达这个人,也当真是了不起,入宗不过三四年的光景,就成为了云海宗的内门弟子,十七岁的时候突破了凝气七层,一手驭雷术甚至已经隐隐摸到了幻化成象的地步,天资之高,无人可望其背。”

  听着二人的话,赵安心中暗自惊叹,对山峰上的韩达大为羡慕起来。而不只是赵安,在场的其他人也都一脸羡慕的抬头看着韩达。这种目光中没有任何酸溜溜的嫉妒之意,当实力的差距已经让人无法去超越和碰触的时候,所有的嫉妒都会变成敬佩,让人起不了任何反驳的念头。

  而唯一能恼恨的,也只是为什么自己没有那么好的天资,没有这么让人欣羡的力量。

  “本来,以韩达的修为和资质,当个内门弟子第一是完全没有问题的,甚至成为核心弟子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无论韩达再如何努力,宗门的排名碑上,他却永远只能排第二,永远当不了第一。”

  “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前面有人呗。”只见那人扬了扬头,看了看山顶之上一身狂意的韩达,颇为可惜道,“在他的前面,永远都排着一个人,那个人的名字就叫周泽。”